傀儡泣兮卸花钿

东汉末年,烽火连天。志四方,谋霸业。

云霞似血,一弯风月。遇见了你,貂蝉。

屯小沛,射辕门。方天画戟在手,赤兔马风驰向前。那便是我,奉先。

那一刻起,我们发誓永不分离。没有说我爱你,只是默默把你放在心间。

那一刻起,军营的夜,柔情满天,有你的日子,看我舞剑。

貂蝉,奉先。终避不了乱世的战火。

徐州,下邳。一败再败,放得下江山,唯独放不下你。

杀戮,逃亡。一退再退,不畏惧战火,只为你暗自流泪。

貂蝉,奉先。只能来世再见。

你的死,丢下我一个弱女子,我不停的流泪。

握着华丽的匕首,我微笑着,我们又能相见。了却了心愿,留给世间的红颜。

傀儡谣

炫梦动漫社出品【醉狸改版】

司徒王允:貂蝉制造者

貂蝉:傀儡

吕布:董卓下将军

董卓:暴君

曹操:枭雄

第一幕

画外音旁白

秀色兮掩天地,荷莲兮羞玉颜;傀儡耽兮制丝线,傀儡泣兮卸花钿。

与君一别兮红尘间,黛眉成娴兮,血尽笑对仙。

即:

生死去来,棚头傀儡,一线断时,落落磊磊。

【王允慢踱步,从左小板上】

王允:已是第一百零八个机关人偶了,若还不能成,我大汉气数将尽啊……

【一傀儡呆坐当地,一动不动。】

【王允掏出工具,牵上丝线,用来操纵傀儡,最后咬破手指,点上傀儡眉间血,傀儡开始有动作,手抬手落。】

【编小段舞,表现傀儡机械感;bgm:傀儡谣_怨恨みて散る】

【舞完】

王允:汉室兴亡!成败在此!【一把拽下傀儡身上的线,傀儡顺势一动,重新瘫坐在地。】

王允:【跪坐在地,长叹痛苦】天亡我大汉啊!天亡我大汉啊……

傀儡一动,从地上慢慢站了起来,慢慢的摇摇晃晃的走了过去,拍拍王允。

王允:傀儡不成,贼人不除,国将不国……诶??【猛回头看傀儡,上下打量,把胳膊举起来看看,把脸抱住瞧瞧,欣喜若狂】

王允:成了!成了!!哈哈哈哈!奇技淫巧?或许吧,可如今却这木石傀儡将救大汉于危亡啊。【笑,转头看傀儡,抬起她的下巴,摇了摇头】此等容颜,便是木人,也会让无数莽夫驻足,英雄折腰罢,又会有多少人,成了你的裙下傀儡呢?罢了,从今往后,你便是我的义女,我今赐你名为……貂蝉。【递过一件袍子离开】

貂蝉:【看着自己的双手,呆坐地上,把袍子默默披在身上】是,爹爹。

第二幕

【刘协坐龙椅上,董卓在他身侧】

刘协:大将军,为何要立我为君呢?

董卓:你只管坐在这位置上便是,知道那么多为什么又能怎样呢?

刘协:大将军,你想当这个皇帝吗?

董卓【大笑】:哈哈哈哈,谁人不想呢?

刘协:我却觉得或许这也不是件好事。人们坐上了这张龙椅,就好像成了它的傀儡一样,为了守住这个位置怎样的事情都做得出来。

董卓【走到刘协身后,拍了拍他的后脑勺】:你这黄毛小子懂什么?你要做的,就是乖乖做我的傀儡,我还可保你一世安逸……或许吧。【董卓下。】

刘协【起身走到台前,摘下自己的冠,苦笑】:傀儡……傀儡!【扔下帝冠,又慌张地四下观望后蹲下身捡起了冠,抱在怀里】希望司徒大人的傀儡……能救我这傀儡一命。

第三幕

王允:车夫呢?快走!没想到在太原郡也有这么多土匪黄巾!

【黄巾军*4从小板两侧出,包围父女俩】

黄巾甲:干什么的!是大户,就把钱留下!是官老爷,就把脑袋留下!

王允:黄巾老爷,我们只是回乡探亲途经此处,并无什么钱财,还望各位手下留情。

黄巾甲:并无钱财……哼哼【把貂蝉推到黄巾军人群里】那你这女儿,充军了!

【黄巾甲乙丙丁正对貂蝉拉拉扯扯、动手动脚,刀锋掠过之声,吕布从中板出】

吕布:哪的人在这儿强抢民女??【拿方天画戟,台中央定场,怒目往后看】

【短打戏,黄巾上,吕布一招一个撂倒黄巾军,黄巾调站位当死尸,bgm:Mrs.Huo/Action中段鼓点】

吕布:真没意思,都这么不经打。【把方天戟杆递给貂蝉,略害羞】来,起来吧。

貂蝉:【迟疑下,接过杆,被吕布拉起来】他们都怎么了?为什么躺在地上不动了?

吕布:他们死了啊……你,你怎么不害怕啊?

貂蝉:【迟疑下】为什么要害怕……什么又是死呢?

吕布:这可怎么解释……感觉你和正常人……不大一样?

貂蝉:【微笑,原地转了一圈】哪……不一样?

吕布:【一愣,然后扑哧一乐】比一般人漂亮,不过比一般的姑娘要傻。

貂蝉:【思考】漂亮……傻……,漂亮,别人常说我漂亮,可傻是什么意思?

吕布:傻就是……就是可爱!就是那种,和刚出生小马一样,有点笨,但是可爱!

貂蝉:【眼睛一亮】刚出生的小马?什么样子的?

吕布:【摸后脑勺】就是……

貂蝉:【打断】诶!爹爹。

王允【拉过貂蝉,向吕布深施一礼】:敢问小英雄尊姓大名啊?

吕布:【抱拳】啊,在下五原郡,吕布。

王允:边地果真英雄辈出。谢小英雄救我们父女一命!【再施礼】

吕布【对王允父女抱拳】:不必言谢,二位快走吧!此地黄巾乱党不少,在这地方总是不怎么安全,快些回家去吧!

貂蝉:【摸胸口,与吕布目光相对,沉吟片刻】谢将军搭救。

吕布【摸头脸红摆手】:哪的话,还不是将军呐!

貂蝉:会是的。

吕布【笑】:嘿嘿,借小姐吉言……就此别过了!

【三人下】

第四幕

【貂蝉从中板出,王允上】

王允:没想到啊,当日偶然得见的吕布如今竟成了董卓干儿,苍天助我!蝉儿,过来!

貂蝉【福身】:爹爹。

王允:一会我请吕布前厅饮宴,你便就如此这般道来:……【附耳过去讲】。都记住了么?

貂蝉:【机械的、无感情的】是。小女名叫貂蝉,是司徒王允之女。当年太原郡蒙将军相救。今日父亲在前厅设宴款待吕将军,命我好生服侍,以报救命之恩。

【画外音,侍女】小姐,司徒大人,吕将军来了。

王允:就这样记好了。【王允下,退板子后】

貂蝉【稍待片刻,拿袖子半遮面,绕场一周】

王允:【与吕布携手揽腕从大板后出,向貂蝉招手】蝉儿,来来来,上前一步,【看向吕布】这是小女貂蝉,【对貂蝉说】这位是董太师的义子,吕奉先吕将军。还不快快见过。

貂蝉:【福身】见过爹爹,见过吕将军。

吕布【看着貂蝉的面容,稍楞】王司徒还这么客气,我们在并州见过啊!当日一别,承小姐吉言,现在我倒的确是个将军了,哈哈哈!

王允【拱手】吕将军英雄少年,与我前厅饮几杯酒罢。【搂着吕布的肩膀,眼神不住在吕布和貂蝉身上瞟,貂蝉低头跟上,三人绕场一周】

王允:我先敬将军一杯。谢……将军救命之恩。

吕布:哪里的话,乱世中,人命如枯草,野火可焚,暴雨堪浇。奉先刚好路过,能救下二位性命,算你我缘分,也算为我自己积些功德!

王允【点头,饮酒一杯,放下】:恕王某鲁莽,不知将军可有婚配?

吕布:边地粗鲁,暂无少女倾心。

王允:【笑,向前作揖】在下不才,愿把小女许配与吕将军,不知……将军意下如何?

吕布:【一愣,转口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司徒恐怕不胜酒力了吧?做媒保娶,这可是大事,怎能一言定之。来来来,扶司徒回去休息!【说完一瞪眼,侍者害怕,把王允拖了下去】我也告辞了,司徒大人!【起身要走】

貂蝉【碎步拦住】:将军留步。

吕布:……你有什么要说的?

貂蝉:【低下头】小女名叫貂蝉,是司徒王允之女。当年太原郡蒙将军相救。今日父亲在前厅设宴款待吕将军,命我好生服侍,以报……

吕布:【抬手拦下】好了好了……估计这也不是你真心话。是不是你爹教给你的?

貂蝉:【一惊】你怎么知道?

吕布:【哈哈一乐】我就是猜的,没想到啊你这就把你爹供出来了!【挠挠头】不说你爹教你的那些……你可还记得我?

貂蝉:当然,我不止记得你……还记得刚出生的小马。

吕布:小马我不曾带来,给你吹支我们边地的曲子先做个补偿吧。【掏出笛子吹】

貂蝉:【听了之后,不由得开始跳舞,此处需编舞,展现柔美感;bgm:Moon
Explains】

吕布:【曲罢,顿了顿,叹气托腮】唉,我离开家乡来到这里,愣头愣脑冲撞颠沛了许久,却只被人嫌弃,落得些骂名……还是九原好啊,有吃不完的羊肉,喝不完的奶酒,还能看着刚出生的小马直着腿站起来……

貂蝉:【慢慢靠近,最后抓住吕布的手】……

吕布;【一惊】干……干什么?!

貂蝉:……【沉默】我不知道边地在哪,我也不知道什么是嫌弃、为什么要嫌弃,我就知道,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更像一个“人”,自从第一次在并州遇到你,再到这次……就像你说的,我感觉我慢慢变成了一个会流血会流泪有感情的“人”,会去喜欢别人,会为别人担心,会痛,会流泪,会笑……

吕布:【慢慢放下了手,被貂蝉握住,脸上有些疑惑】人?……

貂蝉:【眼含泪花】现在我作为一个“人”来问你一件事,不是司徒家的大小姐,不是什么别的。

吕布:【害羞,别过脸,不敢直视貂蝉】你说。

貂蝉:【笑,含哭音】以后下半辈子,如果我想看刚出生的小马,你都会带我去么?

吕布:【把貂蝉的手放到自己胸口】那当然!

【中板出,收吕布貂蝉】

第四幕

【板开,王允坐其中,摆弄些小玩意儿】

【画外音:司徒大人,董太师到!】

王允:【一松手手里的东西掉下来】董卓?他来做什么?难不成……诛董之事败露?不应该啊……【入侧板,狼狈】

【中板开,出董卓】董卓:王允呢?怎么这么半天?【不耐烦】

王允:【中板出,整理衣冠】董太师驾临府上,实在是蓬荜生辉。

董卓:【掸掸衣服】司徒客气。【抱拳】

王允:【卑躬屈膝】太师请。【往里让】

董卓:【边走边说】司徒多日不见,别来无恙啊?

王允:【亦步亦趋】托太师洪福,尚且顺利。

【行至台口,两人站定,貂蝉出,跳舞(即上一段为吕布跳的)】

董卓:今天来王司徒府上不为别的,只听说王司徒府上有一天仙,貌美如花,特想来此【顿了顿】,欣赏一番!

王允【一怔,随即喜笑颜开】是是是,府上有这么一位,正是小女。董太师这边请。

【两人往台中走,貂蝉继续跳舞】

董卓:【抬眼看到正在跳舞的貂蝉,愣,口吃】这这这……这就是王司徒家的……?

王允:【点头】是,此乃小女,让太师见笑了!

董卓【啧啧啧啧】天下还有这样的美貌的佳人……世上少见啊!

董卓:【在貂蝉身后站住,背着手,上下色迷迷的打量】小姐,这是为何而舞啊?

貂蝉:【一惊,舞步戛然而止,以袖遮面,退后】您是……?

王允:【忙跑过来】婵儿!这是这是当朝董太师,还不快快见过!

貂蝉:【打量了下,福身】见过太师,见过爹爹。

董卓:【色眯眯看着貂蝉】小姐真是好样貌!【歪身子,抬小指】我见那月亮见了小姐,都羞得不肯出来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貂蝉:【福身】太师谬赞了。

董卓:【啧啧称叹】王司徒啊王司徒,你养了个好女儿啊!【拉起貂蝉手,搓揉,貂蝉想厌恶的挣脱,王允施以眼色】小姐可曾婚配?【贪婪,垂涎欲滴】

王允:【不假思索】未曾!

貂蝉:【猛地抬起头,不可置信的望着王允】

王允:【连忙对董卓使眼色】太师,可允我父女单独说话?

董卓:【猛点头,捋胡子】当然可以!当然可以!

王允:【将貂蝉拉至一边】你,从今天开始和吕布断了来往,明天就去董太师家好生侍奉董太师,暗找机会【指貂蝉胸口,抹脖子】。

貂蝉:【先愣住,大惊】爹爹!你不是说……你不是说只要好生服侍吕将军就……怎么……为什么?

王允:你这人偶,竟也生出了心吗?然而我当初造你,为的就是匡扶汉室,如今机会就在面前,无论如何我也不会放过。

貂蝉:【痛苦后退】爹爹……我不愿……

王允:【叹息】这乱世之中,又哪来的什么愿与不愿?【冷言】怎么,我抹在你额头的眉间血失了效力吗?【离开】

貂蝉:【坐地双手捂脸,哭音】哈哈哈哈……早该如此啊,我一个无心傀儡,受人摆布也是理所应当罢。

【貂蝉呆坐原地,哭,侧板收人】

第五幕

【吕布带着几个人扛着大箱子上,王允站在另一个箱子前】

吕布:司徒大人!我今日前来是想向司徒大人提亲的,上次司徒大人说要将女儿许配与奉先,奉先觉着此事单凭一顿酒席就定下来,有些不妥。此次带彩礼正式前来提亲!还望……岳父大人【单膝跪倒,低头向上抱拳】能够成全!

王允:【扭过脸不答】……

吕布:【许久无答复,抬头起身】王司徒?【看到了王允身后的箱子,觉着不对,推开王允,看箱子上的单据】董太师府赠司徒王允……彩礼??【抓着纸愣住,纸从手上滑下】

王允:【闭眼低头】……

吕布:【回过神来】貂蝉……董卓……对么?【握紧方天戟,低头拎住王允领子】

王允:是。

吕布:好……哈哈哈……好【一脚踹翻箱子,攥着方天画戟,杀气腾腾而去,侧板出收人】

董卓:【中板出,醉醺醺,衣衫不整】美人儿?美人儿呐?诶嘿嘿嘿嘿……

貂蝉:【头发散落,披着一件袍子,里边肉色紧身衣假装裸体。眼睛无神呆坐当地】

董卓:【猥琐笑】夫人,来来来,再和相公喝一杯……哈哈哈

貂蝉:【顿了顿,拉了拉身上的衣服】太师,先别喝这一杯,让我为您跳支舞吧。【跳舞】

董卓:【拍手】哈好好好!我这美人儿,能歌善舞!

【舞罢,貂蝉掏胸前匕首,一刀插进董卓咽喉】

董卓:你……【倒下,挣扎,貂蝉骑在身上,一刀一刀扎,董卓断气,不动了】

吕布:貂蝉!貂蝉!董卓狗贼,我今日定要……【中板出,看到蓬头貂蝉疯狂用刀捅董卓,愣了】……貂蝉?

貂蝉:【听到吕布声音一愣回头,手上拿着刀,表情狰狞,从董卓尸体上跨下来】……奉先?【哭】你别过来!

吕布:【走到董卓尸体旁,看着貂蝉手里攥着的刀】貂蝉……你??

貂蝉:【歇斯底里,退后,拽衣服】奉先!你别过来!

吕布:【紧走几步,毫不设防】貂蝉!你是个……傀儡?

貂蝉:对不起……奉先,对不起,【含泪,扑上去,一刀捅向吕布小腹】不能让你知道……【瘫倒,晕倒,吕布躲开,上前扶,抱着她退板后】

第六幕

郭嘉曹操王允

第七幕

【貂蝉中板上,沉吟,慢踱步】

吕布:【侧板出,兴奋高兴】貂蝉!

貂蝉:【猛一怔,开心】奉先。

吕布:哇我和你讲,今天打仗大获全胜!就是打的不痛快!对手太弱了!他们还给我起的名叫什么鬼神!哈哈哈哈哈哈哈!听说最近曹操的兵马特别壮,洛阳好吃的好玩的也多,要是有机会要不就去投靠曹操吧!【边说话,边抬手,貂蝉帮吕布卸甲】

貂蝉:【微笑,梳理吕布鬓角】嗯。

吕布:啊……要是真投了曹操,估计又要被人家骂三姓家奴了……

貂蝉:【微笑】你当主公的成天就知道吃吃喝喝!

吕布:貂蝉你这样反应很没劲啊……来来来笑一笑笑一笑!【胳肢貂蝉】

貂蝉:【噗嗤】别闹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就是个傀儡,怎么会觉得痒……【突然静下来,笑容消失,面沉似水】

吕布:【急忙】说错话了!说错话了!我的错,我的错,下午咱们出去玩,我带你去看刚出生的小马!走不走?

貂蝉:【迟疑】你可答应了我好长时间了……不过,陈宫大人会不会不高兴啊……?

吕布:【挠头】陈宫老觉得你怎样怎样……我觉得是老头子多心了!我家貂蝉这样漂亮,有啥耽误人的?【抱起貂蝉转一圈】

貂蝉:【开心】慢点慢点!我的心自从被你用你的玉佩换了那把匕首之后,老感觉会掉出来一样!

吕布:【玩笑】那岂不是你以后一看我,就会激动地心都掉出来?哈哈哈哈哈哈哈!

貂蝉:【刮吕布鼻头】多大的人了,不害臊!

小兵:【侧板上】报主公,陈宫大人帐中议事,要主公前往!

吕布:好好好,就来就来!【放下貂蝉】我去看看是啥事啊!

貂蝉:【微笑】嗯!

【吕布侧板下,貂蝉中板下】

第八幕

【陈宫、张辽上】

陈宫:不行,绝对不行!【背手】

张辽:先生您先别生气,等主公来了再定夺……

【吕布上】

吕布:先生何事啊?

陈宫:【急忙】主公你来了!曹操说要收留我们,有书信在此。【递给吕布】

吕布:【看书信】我觉得行,归顺就归顺嘛。

陈宫:【急忙】主公万万不可!我以前曾与曹操谋事,他这人为了自己的霸业,随便什么人都能牺牲掉!更何况前些日子,他还对我们穷追不舍,来回这么多趟死了那么多人,突然让我们加入他们,怎么想都不对啊!可以和他合作来牵制刘备,但万万不能归顺!最好离他越远越好!主公三思啊!

吕布:【考虑】确实像你说的……归顺的话不太保险……那就先和曹操谈谈合作?

陈宫:最好还是别和曹操接触,我老觉着他不是收我们归顺那么简单。

吕布:嗨,有什么诡计也不怕,有我的画戟在,谁能奈何的了我?【叉腰】

陈宫:【捋胡子】曹操谋略在我之上,更加不得不防!

吕布:【沉默片刻】但是如果能和曹操谈拢的话,就能带着貂蝉去洛阳了!带着她,让她有个遮风挡雨的屋檐,就不用跟着我南征北战的受罪了!……【沉吟片刻】行了,就这么决定了!诸公勿复言!【中板退】

陈宫:【叹气】主公!主公!唉……十八路诸侯不能杀董卓,一貂蝉足取之!女人误国啊!唉……【摇头,张辽跟着退板后】

【曹操、吕布中板出,张辽跟,曹操带两小厮】

曹操:奉先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吕布:孟德客气了!

曹操:【倒酒】奉先这种无双的战神,果然只有边地才能养育出来啊!

吕布:【端酒杯不喝,侧眼】怎么说?

曹操:【自顾自喝酒】边地民风彪悍,曹某早有耳闻。边地人好饮酒搏击,开朗豪迈,都是壮士!不同于长安洛阳的纨绔子弟。

吕布:【欣然】曹将军谬赞了。【饮酒】素闻曹将军爱才,但我吕布被人叫做三姓家奴,将军就不怕我……【顿了顿】背叛将军么?

曹操:【大笑】那些都是外人讹传!吕将军定是有自己的考量!像将军这样无双鬼神,若我曹某能得真是鸟配鸾凤啊!

吕布:【开心】谢曹将军颂扬!

曹操:我曹某喜爱大将而不得啊……【喝酒看张辽】这位是……张辽将军吧!

张辽:【抱拳】在。

吕布:【喝酒】这是我的好兄弟!也是账下大将!

曹操:【黯然喝酒】当年讨伐张绣时候,我也有一员猛将叫做典韦……唉……往事不提,往事不提!这次请温侯来此,是想商量一下:将军能否与我合作?将来共保江山,得荣华富贵,青史留名!阁下意下如何?

吕布:【喝酒】实话说,公台来之前和我说过,说曹将军您足智多谋,如此官面上的话恐怕只说了一半意思吧?

曹操:【一惊,开心,敬酒】原来公台也在将军账下啊!不错,曹某有自己的考量。

吕布:【喝酒】请讲。

曹操:【叹气】说实话,曹某不想保大汉。大汉气数将尽,这条龙,扶不起来。

吕布:【喝酒】……嗯。

曹操:【继续】河北袁绍,淮南袁术,还有孙策等等,都是我成就霸业的阻碍。讨伐天下,剑指八荒,我需要将军这样的利刃!天下无双的利刃!

吕布:【喝酒】奉先倒觉得,天下无双的武艺就能建立一番霸业了。况且这样谈论国事,可是大逆不道啊!

曹操:【大笑】武艺如果配上谋略,那又将是怎样的光景?我今天和将军推心置腹,就是表达我的诚意。你在丁原、董卓、王允手下,他们哪个把你真正当自己人?如今,我愿和将军平起平坐,将军意下如何?【敬酒】

吕布:【犹豫片刻,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曹操:好!将军痛快!

【小厮、小兵出,绕场,背景音觥筹交错。中板出收吕布、曹操,其他人侧板下】

第九幕

【曹操上,跟小厮】

曹操:【整领子】看到吕布走了么?

小厮:【揣袍子鞠躬】走了。将军让他去讨伐刘备,他带着张辽和陈宫就走了。

曹操:【苦笑】公台还是一直不愿意见我啊!

小厮:【跟随】小的有一事不明,想请教一下将军。

曹操:【笑】讲。

小厮:【犹豫】额……将军为何非要找吕布来……谋事?吕布可是出了名的出尔反尔!

曹操:【笑】我不是要吕布,吕布虽然勇武,但是在世界上,永远是有脑子的赢,吕布虽然有陈宫这个脑子,但他从来不愿意听脑子的指挥……我真正要的,是貂蝉!她身上有着可退十八路诸侯的东西!

小厮:【一脸很懂的表情】将军说的是,将军说的是。

曹操:【掸掸袍子】既然吕将军走了,那我就去拜访拜访吕夫人……备马!【侧板下场】

【貂蝉中板出,弹琵琶】

【画外音:小姐,曹将军来府探望!】

貂蝉:【一怔】前厅招待。

曹操:【一边说一边出板】哈哈哈!吕夫人!曹某特来拜见!

貂蝉:【福身】曹将军来府上,有何事相告?

曹操:【掏出乐谱】曹某近日得了一份乐谱,惊为天人所做,想搭上曹某所做的诗律来唱一唱,但对音律一窍不通。但听说夫人对音律造化非凡,想请夫人指教一二。【抱拳鞠躬】

貂蝉:【微笑】原来如此。曹将军请坐。让妾身先琢磨琢磨。

曹操:【微笑】好好好,都退下!别妨碍吕夫人!

【小厮退下】

曹操:【看小厮们退下,背景音关门吱呀呀呀,开口】吕夫人。

貂蝉:【抬头】啊?曹将军?

曹操:【冷笑】曹某今日到此,不光是为了请教音律。

貂蝉:【一怔,站起身】那将军到此……

曹操:【大大咧咧】我开门见山。貂蝉,你是个傀儡。

貂蝉:【闻听此言大惊失色,表面上继续装】额……曹将军说什么呢?

曹操:【喝茶,不看貂蝉】说的就是真相。你,是个傀儡。还是你所谓的父亲王司徒最后一个,也是最成功的作品。是你杀了董卓,吕布帮你扛了黑锅。

貂蝉:【紧捂心口,退后,浑身战栗,大声】……你……你怎么知道?

曹操:【站起身,做一个嘘的手势】别喊。如果有人知道……堂堂吕布的妻子,只是个木头雕的傀儡,还是杀了董卓的傀儡,很难不被当成妖邪当场焚化吧?与妖邪为伍,吕布也不会有好下场……当今天下大乱,要是我找几个巫师……就说这乱世是因为妖邪现世,为祸人间,你就永远别想和吕布见面了。

貂蝉:【咬牙】……你想干嘛?

曹操:【摇头】貂蝉啊貂蝉……你还是不明白自己身上有多大的价值啊!【站起来,往貂蝉那边走】我要你身上的机关术的所有秘密!用这来助我成就霸业!

貂蝉:【抽出武器】你………!我不会答应的!

曹操:【拔剑】呦,傀儡还想打架?

【小打斗,最后貂蝉被打倒在地,曹操一把掐住貂蝉脖子,貂蝉凭命挣扎。曹操咬破手指,用自己的血给貂蝉擦上眉间血,貂蝉顿时停止挣扎】

曹操:【把貂蝉拽到自己面前】王允的书,果然没有骗我。这傀儡的眉间血是谁擦上的,傀儡就听谁的命令。【仔细端详貂蝉】虽说是傀儡,但是长得还真是一等一的漂亮。哈哈哈哈哈哈哈……奉先,你真是好福气!

【曹操解貂蝉衣服,画外音(貂蝉:奉先……对不起,不要回来……)】

貂蝉:【面无表情,流泪,任由曹操上下其手】……

【中板出,收人】

第十幕

【吕布、张辽、陈宫上】

张辽:奉先,刘备弃城而逃,我们要不还是先回去吧?……我们的粮草也不多了。

吕布:哼,一群鼠辈,胆子真小!

陈宫:【捋胡子】这次让我们出兵打刘备……我一直觉得有诈,心慌。

吕布:唉!公台怕什么!有曹公在后边给我们运粮草的!

小兵:【侧板出】报——

吕布:讲!

小兵:【气喘】将……将军,我军后方被……被曹军突然袭击!弟兄们死伤惨重……

小兵:【侧板出】报——

吕布:又怎么了?讲!

小兵:【气喘】张飞、关羽……带……带兵……杀回来了!

陈宫:【捶胸】中计了!都是曹操搞的鬼!

小兵:【侧板出】报——!将军……将军!

吕布:【愤怒】怎么了?

小兵:【犹豫】夫人……夫人……

吕布:【猛回头,揪住脖领子】夫人怎么了???说!

小兵:【惊恐】夫人被……被曹操……

吕布:【呆住,小兵领口从手里滑下去,小兵坐倒在地上,吕布转身,肃穆而立】

张辽:【拽吕布】奉先?奉先?

吕布:文远,随我回去,杀了曹操,我要亲手宰了他!!!

陈宫:【跑过来拉吕布】奉先!不可啊!大军压境,两面夹击,先弃城出逃吧!

吕布:【暴怒,攥紧方天画戟】他敢碰貂蝉……他敢碰貂蝉!!!我不会放过他!你们俩,要不跟着我杀出城去宰了曹操,要不就滚!!!这仇我必须报!!!!!【推开张辽、陈宫,进中板】

张辽:【叹气,跺脚】唉……怎么办啊,公台先生!

陈宫:【长叹】唉——文远,你是一员猛将,在吕布账下终究是辱没人才,你去投到曹操帐下吧!

张辽:【愣住】公台先生……这是什么话?杀了我我也不会背叛奉先的!

陈宫:【按住张辽肩头】文远!你听我说!奉先这次凶多吉少,很有可能……这就是他最后一战了,你要活下来!到曹操身边去!给他报仇啊!!

张辽:【跪倒】……张文远,领命!【回中板】

陈宫:一代战神,而今殒命!【回中板】

【打戏】

侧板开,出小兵及刘关张,吕布、张辽中板出,长打戏,张辽对付小兵,吕布对付刘关张三人,最后刘关张三人退板后,背景音放箭音效,吕布拄着方天戟跪倒,挣扎着又站起来,再跪倒,小兵上前,捆吕布、张辽,吕布不甘,吼叫。中板出,收人

【bgm:TianJin fight】

第十一幕

【曹操、貂蝉、刘关张上,曹操、刘备坐】

曹操:玄德,此一役,你们三人功劳不小啊!

刘备:【抱拳】曹司空客气了!如果不是司空出手,刘备早已被吕布所杀了。【再抱拳】

曹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来来来,这回让我们看看,差点杀掉你的猛虎,现在是什么样子?来人!带吕布等人!

【吕布、陈宫、张辽三人被捆着押上来,侧板出】

吕布:【看到曹操身边的貂蝉】曹操!!我要宰了你!!!

曹操:【笑,摆摆手】猛虎就是猛虎,啊?被捆着还这么能叫唤!奉先,别来无恙啊!

陈宫:【抬头】曹阿瞒,士可杀不可辱,来个痛快的吧!

曹操:【惊喜,来到旁边】呦!公台!别来无恙啊!你在吕布账下天天躲着不肯见我,现在这样相见,作何感想啊?

陈宫:【冷笑】是啊,别来无恙。现在看你如此风光,真是悔不该当初啊……

曹操:【笑】是想投入我账下么?现在也为时不晚啊!

陈宫:【冷笑】你错了,我是后悔第一次碰到你刺杀董卓出逃时收留你,后悔第二次在吕伯奢家时你滥杀无辜我没狠心杀了你!

曹操:【大笑】这怎么话说的!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啊!来来来,且让我,把这戏看完!【回座椅】来人啊!把匕首拿上来!

【小厮上,把匕首献给曹操,曹操拉过貂蝉来,把匕首交给貂蝉】

曹操:【指着吕布对貂蝉说】杀了他。【笑】

貂蝉:【面无表情的走过来】是。

吕布:【愣】曹操!!你要干什么!

曹操:【站起身来到吕布面前】别费劲了,我知道她是个什么东西,你也知道。但是我不想让知道这事的人太多。你不想她被人当成妖怪烧死吧?

吕布:【咬牙切齿】曹操!!!!!

貂蝉:【举刀,但是久久不刺】……

吕布:【低头,又抬头】貂蝉,你多久没拿刀了?你怎么不害怕啊?【苦笑】

曹操:【皱眉】动手。

貂蝉:【举刀不刺,手抖】……

吕布:【叹气】还真是……说这句话的人都死了,哈哈哈哈哈……对不起,一直也没带你去看刚出生的小马……

貂蝉:【手抖的更厉害】……

吕布:【笑】动手吧,我知道不是你的本意。不过死在你手上,是我吕布,这辈子的福气!

曹操:动手!!!

貂蝉:【刀终于落下,直刺吕布胸口】

吕布:【倒地】

张辽、陈宫:【大叫】奉先!

曹操:【笑,拍手】好啊好啊!一头猛虎死了,除我心头一患!那么,你们二位都是天下少有,一位是武艺超群的大将!一位是足智多谋的策士,还是我的恩人!来来来,松绑松绑!

陈宫:【看向张辽,点头】大丈夫,但求一死!【甩下张辽,自己向侧板走】

曹操:【急忙】公台!结局可以不这样的!

陈宫:【笑】孟德,我的结局就是这样了,回见!【侧板下场,背景放乌鸦声和砍断血肉声】

曹操:【长叹】唉……文远将军,可愿意一起创造霸业?

张辽:【松绑,喘粗气。忍】……张文远愿保司空!

曹操:【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好好好!走吧玄德!去饮宴一番!哈哈哈哈哈!

刘备:【抱拳】司空请。

【曹操、刘关张、小厮中板下场】

貂蝉:【一言不发,站在吕布尸体旁,突然跪倒,抓起吕布的手贴在脸上,良久,放下尸体,慢慢站起来,原地不动】

【中班上前,收人】

第十二幕

【画外音:多年后;公元220年,建安二十五年】

【两个大臣上场,悄声议论着】

大臣甲:丞相的头痛是一日强过一日了!

大臣乙:可不是嘛,丞相的脾气也一日爆过一日。

【张辽中板出】

张辽:【严肃】说什么呢?

两大臣:啊!张将军!没有没有,就是丞相近日头疼反复,我等有些担心丞相罢了。

张辽:【一愣】最近丞相……头疼的很厉害?

大臣:是啊是啊!

张辽:【考虑状。画外音:近日曹贼头疼难忍,我正好借口上门探视,刺杀曹贼,为奉先报仇!】知道了。那我最近得去府上拜见丞相,看看丞相是否安好。多谢二位。【抱拳】

两大臣:【急忙作揖还礼】哎哎哎哎哎,将军谬赞了,将军谬赞了!

【三人侧板下】

曹操:【中板出,坐台口,按按脑袋,接过貂蝉递过来的茶盏,喝了一口,递回去】老了老了……近日头疼的厉害!

貂蝉:【收好茶具】丞相安歇吧。

曹操:【摆手】哎,等等。

貂蝉:【福身】丞相还有何吩咐?

曹操:【挠挠头】突然想起来,白门楼到现在,也得有二十多年了……

貂蝉:【低头】是。

曹操:【笑】我让你把吕布杀了,你怨恨我么?

貂蝉:貂蝉不懂什么是怨恨,貂蝉只是个傀儡,貂蝉只要听丞相的话就好了。

曹操:啧啧,不愧是傀儡,虽然过了这么多年,这姿色……【摸貂蝉的脸】还是一等一的漂亮。

貂蝉:【面无表情,原地不动】……

曹操:【放开摸貂蝉的脸的手,笑】真想看看你再跳一支舞是什么样啊。

貂蝉:【抬头】丞相要看么?

曹操:【笑】来,给我跳上一段!【回椅子旁坐下,按着太阳穴】

貂蝉:【跳舞】

【长段舞,给吕布跳的舞的加长版,悲切感】

【貂蝉跳完,曹操正在鼓掌,貂蝉拔出胸口机关的匕首,一刀刺倒曹操】

曹操:【咳嗽】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没想到……你还有着情感?咳咳咳!

貂蝉:【笑】因为我,自己长出了一颗心。

曹操:【笑】傀儡,都能长出……咳咳……真心了?

貂蝉:【笑,攥着刀往深捅】就算是傀儡,体会过什么是爱,什么是恨,一样会感觉到痛,会开心,会流泪,一样可以长出一颗自己的……心。

曹操:【大笑,咳嗽】哈哈哈哈哈……怪不……咳咳……得……我有了王允的技术,却再造不出来你这样的傀儡……哈哈哈哈哈哈!咳咳!我输了……我输了……【渐渐不动,倒地,死】

【画外音:张辽张文远将军求见!】

【张辽侧板出】

张辽:【一进门看到曹操尸体,愣了,再看貂蝉】这……这是?

貂蝉:【站起来】文远啊。

张辽:【犹豫,抱拳】……夫人?你?

貂蝉:【笑】你看我这么多年容颜不老,是不是也发现了什么蹊跷?我是个傀儡。当年,司徒王允做出来的用来杀董卓的傀儡。

张辽:【惊讶】啊?!我我我我……今天听说他头疼……想着借来府上探望他来刺杀,没想到???

貂蝉:【笑】没想到,我先下了手吧?文远,回去吧。

张辽:【慌忙】夫人你……既然杀了曹贼,奉先大仇已报,我们走吧?

貂蝉:【低头,微笑】不。

张辽:【诧异】啊?为什么??

貂蝉:我是个傀儡,我的任务完成了。我在曹操身边活了22年,从受他控制到慢慢有了自己的真心,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奉先。现在,我要去找他了。【笑,提裙摆,给张辽鞠躬】

张辽:【跪下,痛哭】夫人……

貂蝉:【打开胸前机关,把吕布的玉佩取出来,交给张辽】给,这是奉先给我的,也是我的真心。如果你想我们了,就看看这块佩吧!

张辽:【痛哭,磕头】张文远谨记!【站起来抹泪,退侧板】

貂蝉:【拿起桌上烛台,点燃周围后,开始起舞,黑子们扯长条橙红布当火焰,前台遮住貂蝉,背景音:火焰燃烧特效;bgm:傀儡谣_怨恨みて散る】

【画外音:公元220年三月十五日。一代枭雄曹操身死,对外宣称曹操头疼而死,与此同时,曹操身边随侍多年的不明女子一并消失,原因不明。公元220年十二月十日,曹操之子曹丕登基称帝,建国大魏。公元226年,司马炎建晋,曹魏灭亡。】

【Bgm:Utai IV: Reawakening】

画外音旁白

秀色兮掩天地,荷莲兮羞玉颜;傀儡耽兮制丝线,傀儡泣兮卸花钿。

与君一别兮红尘间,黛眉成娴兮,血尽笑对仙。

即:

生死去来,棚头傀儡,

一线断时,落落磊磊。

全剧终

�����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