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阿斯在羊群中

为纪念阿喀琉斯,希腊人举行了隆重的殡葬赛会。首先进行角力竞赛。
埃阿斯和狄俄墨得斯两个英雄参加了竞赛,他们势均力敌,不分胜负。其次
进行了拳术比赛,后来又进行了跑步、射箭、掷铁饼、跳远、战车竞赛等。
竞赛紧张激烈,动人心魄。获胜者都各自得到了奖品。
忒提斯准备把她儿子的铠甲和武器作为奖品奖给有功的英雄。她蒙着
黑色的面纱,无限悲痛地对丹内阿人说:“现在,请最勇敢的希腊英雄,即
那个救出了我儿子的尸体的英雄站出来,我愿把儿子用过的武器奖给他。这
些都是神衹的赠礼,而且神衹自己也很喜欢这些宝贵的礼品。”
即刻从队伍中跳出两位英雄:拉厄耳忒斯的儿子奥德修斯和忒拉蒙的
儿子埃阿斯。埃阿斯伸手拿过武器,并请伊多墨纽斯、涅斯托耳和阿伽门农
为他作证。奥德修斯也同样请他们为自己作证,因为他们是全军中最明智,
而且最受尊重的人。涅斯托耳把另外两位证人拉到一旁,为难地说:“如果
两位英雄为争夺阿喀琉斯的武器而反目,那么我们就会面临一场巨大的灾
难!他们中间无论谁受到了冷落,就会退出战场,我们就会因此受到损失,
后果不堪设想。因此,你们还是按照我的建议去做:在我们的营地有许多特
洛伊的俘虏,还是让他们当仲裁,解决埃阿斯和奥德修斯的争端。因为他们
对谁都没有偏爱,不会偏袒任何一方!”两人都点头赞成他的建议。他们在
俘虏群中挑选了几个高贵而正直的特洛伊人为裁判。
埃阿斯首先走出来。“哪个妖魔迷住了你的眼睛,奥德修斯,”他生气
地叫道,“你竟敢和我相争?你和我比,就像一条狗和狮子比一样。你难道
忘了,在远征特洛伊前,你是怎样不情愿离开家庭啊,要是你当时索性不来
该多好啊!还有,劝我们把不幸的菲罗克忒忒斯遗弃在雷姆诺斯海岛上的也
是你!帕拉墨得斯比你高强,比你聪明,你却挟私仇诬陷他,置他于死地。
现在,你竟忘了我对你的救命之恩,忘了你在战场上无法逃脱时是我救了你。
当争夺阿喀琉斯的尸体时,把尸体和武器扛回来的不是我吗?你根本没有力
量扛动这些武器,更不用说扛起他的尸体了!你赶快知趣一点退下去,我不
仅比你高强,而且出身也比你高贵,并且还跟阿喀琉斯有亲属关系!”埃阿
斯越说越激动。但奥德修斯讥笑地回答说:“埃阿斯,你何必说这么多废话
呢?你骂我胆怯、软弱,却不知道智慧才是真正强大的力量。正是智慧和聪
明,教会水手穿过惊涛骇浪,教会人类驯服野兽、雄狮和猛豹,并使牛马为
人类服务。因此,无论在危难时,还是在会议上,一个有智谋的人总是比有
体力的蠢人更有价值。狄俄墨得斯认为我比任何人都聪明,所以在远征时他
一定要我参加。是啊,正是因为我的智慧,珀琉斯的儿子才被说服前来征伐
特洛伊。而现在,我们却为得到他的武器争论不休。假如丹内阿人真的想得
到一位新的英雄,那么请相信我,埃阿斯,那不是靠你的粗大的胳膊,也不
是靠军中任何人的诡计可以做到的,而要靠我的婉转动人的言语才能把他争
取过来。再说,神衹除了赋予我智慧外,还赋予我一身力量。你说你把我从
敌人手中救出来时,我正在逃跑,这是不真实的。相反,我常常迎着敌人冲
去,杀死一切敢于抵抗我的敌人,而你却远远地站在一旁,如同一棵庄稼一
样,只注意自己的安全!”
两个人就这样语言激烈地争吵了好一阵,互不相让。最后,担任裁判
的特洛伊人被奥德修斯的语言所打动,一致同意把珀琉斯儿子的灿烂的武器
判给奥德修斯。
埃阿斯听到这个裁决,顿时怒火中烧,血液在血管里沸腾,身上每条
筋肉都在颤动。他像根石柱似的呆呆地站在那里,垂着头注视着地面。最后,
他的朋友们好言相劝,才把他拖回战船上。
夜色笼罩着大海。埃阿斯坐在营帐内,不吃不喝,也不睡。最后,他
穿上铠甲,手执利剑,想着是去把奥德修斯砍成碎片,还是去烧毁战船,或
者把希腊人全杀死。
这时,保护奥德修斯、反对埃阿斯的雅典娜使他发狂,否则,他在三
者中必然择一去行动。
埃阿斯苦恼得不能控制自己,他奔出营房,冲进羊群中。女神蒙蔽了
他的双眼,使他以为那是希腊人的军队。牧羊人看到对面冲来一个狂人,马
上躲进斯卡曼德洛斯河旁的灌木林中。埃阿斯在羊群中,挥舞利剑,左砍右
杀,同时他嘲弄地说:“你们这些猪狗,快去死吧!你们再也不会为不公正
的裁判作证了!还有你,”他继续说,“你这躲在角落里,昧着良心的坏家伙,
从我手里夺去了阿喀琉斯的武器,现在这也帮不上你的忙了。一件铠甲能给
懦夫帮什么忙呢?”说着,他抓住一头大绵羊,把它拖到营房里,绑在门柱
上,并挥起皮鞭,用尽全力朝它抽打起来。
这时,雅典娜走到他身后,抚摸着他的头,顿时他又从疯狂中清醒了。
可怜的英雄这才看清自己站在一头被打得皮开肉绽的公羊面前,他马上明白
过来,双手无力地垂下来,鞭子从他手中滑落。他精疲力竭地瘫倒在地上,
知道是一个神衹在恼恨他,使他发了疯。当他终于从地上站起来时,他无法
移动脚步,只是木然地站着。最后他发出一声叹息说:“天哪,永生的神衹
为什么如此恨我呢?他们为什么这样侮辱我,而厚爱狡猾的奥德修斯呢?现
在,我站在这里,双手沾满了绵羊的鲜血,这会成为全军的笑柄的,也会被
敌人嘲讽的!”
他从夫利基阿掳来并作了他妻子的公主忒克墨萨抱着幼儿,正在营地
里到处找他。忒克墨萨对丈夫十分温顺、体贴,她看到她的丈夫闷闷不乐,
却不知道为了什么事,因为他拒绝回答她的问题。等他离开营房后,她怀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