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对蔡松坡而言,袁世凯完成了复辟帝制的准备

一提到妓女,好多人总是不屑一顾。认为妓女出卖自己的身体,何其肮脏?其实并非如此,有些妓女卖艺不卖身,而且做了一些常人做不了的事情,被认为是妓女中的佼佼者。比如小凤仙,当年就…

八大胡同指的是陕西巷、石头胡同、小李沙帽胡同、胭脂胡同、东西皮条营、百顺胡同、王广福斜街和韩家潭。八大胡同的妓院鳞次栉比,江南佳丽、北地胭脂,粉白黛绿、瘦燕肥环,真是海陆杂陈,香闻十里。八大胡同的妓院有南帮和北帮之分。
那时妓院规矩十分严格,同去的朋友有主从之分,作主人的认定某位姑娘,其他的人便当她是朋友的妻子,即使他日单独再来,这位姑娘也会像对待丈夫的朋友般招待你,你要想再进一步,花再多的钱也是白搭。

一提到妓女,好多人总是不屑一顾。认为妓女出卖自己的身体,何其肮脏?其实并非如此,有些妓女卖艺不卖身,而且做了一些常人做不了的事情,被认为是妓女中的佼佼者。比如小凤仙,当年就曾在袁大总统眼皮底下演戏,成功帮助蔡锷将军脱逃。

图片 1

民国初期,袁世凯篡夺了大总统的权利,居然还想着恢复帝制,便命人监视天下英雄豪杰。云南都督蔡锷素有大志,袁世凯恐其不为自己效力,便一封电报,让其上京共商国事。最初,蔡锷对袁世凯抱有幻想,认为他“宏才伟略,群望所归”。

那天北大胡同却传出一条新闻,陕西巷云吉班的小凤仙把袁世凯大总统都极力拉拢的云南督军蔡锷、蔡松坡得罪了。蔡松坡原名蔡艮寅,也用过“奋湖生”、“击椎人”等别号,湖南邵阳人,七岁起蒙,八岁订婚,妻子刘侠贞是武冈人。辛亥革命、武昌起义爆发,蔡松坡和滇军将校起而响应,一举光复昆明而被推举为云南都督。袁世凯一代枭雄,自然颇有知人之明,打量蔡松坡智勇深沉、英华内敛,不但是革命党中最优秀的人物,也是卓越无比的军事人力,所以百计将蔡松坡诱进京师,软禁跟班。蔡松坡终日无所事事,内心烦闷,便到八大胡同走走,想不到第一次就碰到小凤仙。

图片 2

小凤仙,又叫筱凤仙,原藉浙江钱塘,光绪年间全家流寓湖南湘潭,父亲经商颇有所成,后因被不肖友人拖累而倾家荡产。小凤仙被卖为奴婢,不久被卖到妓院,辗转到了北京。小凤仙谈不上是美人胚子,姿色中等,娇小玲珑,吊眼梢,翘嘴角。肌肤不算白皙,性情尤其孤傲,懒得求媚取宠,对脑满肠肥的富贵巨贾,趋避惟恐不及。但粗通文墨、喜缀歌词,特别是生有一双慧眼,能辨别狎客才华,因而那天一眼便认定蔡松坡是一位非常人物。那天蔡松坡是因为心内烦闷,随便出来走走,并不是成心嫖妓,也就无所谓一定要挑红妓、名妓了。

但是,1915年5月25日,袁世凯与日本帝国主义秘密签订卖国的《二十一条》,深深刺痛了蔡锷,使他看清了袁世凯的反动面目,8月,在袁世凯的授意下,北京出现了一个打着“筹一国之治安”旗号的“筹安会”,公然为复辟帝制制造舆论。接着,各类“联合会”、“请愿团”也纷纷粉墨登场,为帝制唱赞歌。12月,袁世凯完成了复辟帝制的准备,于12日宣布接受帝位,下令取消民国,改用洪宪年号

民国四年初秋,筹备袁世凯登基的“筹安会”堂而皇之地在北京成立了,杨度主持其事,利用都是湖南同乡的身份,天天到棉花胡同力促蔡松坡列名发起人之一。蔡松坡是辛亥云南首义的元勋,反对帝制、赞成民主,怎肯前后矛盾,自隳令誉,但又不能公开拒绝,只好拖一天算一天。蔡松坡自从那次遇到小凤仙后,顿感此女虽沦落风尘,然而出语不俗,或可作为红粉知己,借以应付京中的一班“同僚”。免得每次跟着别人在妓院中自吃自喝,自己不好意思,同时也可使自己有更多的空间活动,于是抱着一种迷离的心情,再往小凤仙所在的云吉班走去。

蔡锷忧心如焚,但他知道此时他不能打草惊蛇,他要韬光隐晦,白天躲进八大胡同,和小凤仙卿卿我我,暗中却多次潜赴天津,与老师梁启超商量讨袁计划,并初步拟定了赴云南发动武装起义的战略设想。小凤仙一开始并不知道这位混迹于八大胡同的嫖客是谁,后来看其言行,知其必是一条好汉,于是倾心助其返回云南。

对蔡松坡而言,当一位言语不俗、心性相投而又以纯情与真诚相待的女子,赤裸裸羞怯怯地与他肉袒相见时,岂能无动于衰?落红点点,霑染被褥,小凤仙虽然沦落风尘,还保持着清华处子之身,蔡松坡越发怜爱,小凤仙更加情深。杨度眼看这位当年在云南叱咤风云的英雄人物,如今与八大胡同的一个二流妓女打得火热。蔡松坡的这些活动却惹恼了原配夫人刘侠贞,对丈夫又是指责,又是劝戒:“酒色二字,最是戕身,何况你身体欠佳,更不应征花逐色。大丈夫应建功立业,留名后世,怎能寄情勾栏,坐销壮志呢!”蔡松坡恼羞成怒,先是把不少家具打得稀烂,接着对刘侠贞拳脚交加,棉花胡同里蔡宅闹得鸡飞狗走。袁世凯听到了消息,派王揖唐和朱启铃两人前去调停、慰问,也不得要领。袁世凯听到蔡宅乱七八糟,不屑地说:“我道蔡松坡是个干练之才,可参与国家大事,谁知道治家都还不妥贴!”大大松懈了对蔡松坡的戒心。

当时蔡锷的夫人刘侠贞也已被诳来京,小凤仙假意和刘侠贞大反大闹,刘侠贞不知内情,居然打了小凤仙一记耳光,蔡松坡恼羞成怒,先是把不少家具打得稀烂,接着对刘侠贞拳脚交加,棉花胡同里蔡宅闹得鸡飞狗走。袁世凯听到了消息,派王揖唐和朱启铃两人前去调停、慰问,也不得要领。

蔡松坡继续在小凤仙的香闺中留连往返,刘侠贞天天在棉花胡同大哭大闹。蔡松坡扬言要把小凤仙接回家来,刘侠贞就说:“既然如此,我回湖南老家好啦!让你们称心如意吧!刘侠贞不惜与丈夫决裂,蔡松坡嚷嚷着要休掉这个泼妇。蔡老太太一开始就站在儿媳一边,经常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数落儿子的不是,并说严冬将届,北方天气大冷,老年人实在吃不消,倘若媳妇要回老家,她老人家也要一齐南归。就这样,蔡老太太和刘侠贞离京南下。过了许久,等蔡松坡也离开虎口,一般人才恍然大悟,这是他们母子、夫妻,还有小凤仙使出的一条苦肉计。

后来,日子越来越过不下去了,二人居然登报离婚,袁世凯知道夫妇反目,也就放松了警惕,不想刘侠贞带子返乡。没有了后顾之忧,蔡锷将军也就想着速回云南讨伐老袁。可袁世凯的监视一如既往,一天晚上,棉花胡同的蔡宅被军警翻箱倒柜搜了个底朝天。事后说是一场误会,又说是:“有人冒充军警,企图抢劫”,还装模作样的枪毙了一个叫吴宝鋆的人。

蔡锷无计可施,还是小凤仙决心要助其逃回云南。一日,蔡锷携小凤仙前往第一舞台看戏,侦探们自然例行公事,尾随于后。蔡、凤二人进了包厢后,也未见什么动静,蔡锷还将大衣脱下挂在衣架上,外面的人可以看得清清楚楚。侦探们见蔡锷的大衣挂在外面,也就轻松了许多,不必时时去窥探之。

戏过中场,蔡锷突然起身前往小解,而侦探们见大衣尚未取下,于是也就不以为意。不料戏已演完,却始终不见蔡锷回来,侦探们这下知道大事不好,等到他们追上小凤仙并索问蔡锷下落时,小凤仙笑道:“各位大人,我乃是风尘中人,蔡将军有何公干,岂是我等所能问,又是我等所能得知的呢?”侦探们听后,大呼上当,但也只好自认倒霉。

这便是金蝉脱壳之计,可愚蠢的侦探自以为得意,哪里会想到小凤仙会帮助蔡锷。那么小凤仙为何要这样做,一个妓女不好好做皮肉生意,为何要想着国家大事呢?来揭秘吧认为原因不过其三。

其一,尊重蔡锷,蔡将军不是一般的俗气人物,随时逛窑子,两人相聚时,却无情之言语,把妓女当人看,这让小凤仙感动不已。小凤仙虽是烟花女子,父亲也曾是没落的满清五官。自古美人爱英雄,蔡锷当年三十多岁,正值风华正茂,再加上英气勃发,自然让小凤仙仰慕。

其二,蔡锷身上肩负的历史使命。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小凤仙也是爱国的人物,袁世凯的倒行逆施让天下人切齿,可蔡锷在重重监视之下寸步难行。自古美人爱英雄,为此决计铤而走险。

其三,小凤仙把蔡锷当成自己的人生伴侣。当年蔡锷曾对小凤仙说话吞吞吐吐,小凤仙立刻忍痛一咬,把舌头嚼烂,把血喷了一地,说道:“我如果将来泄露你的秘密,有如此血!”

想起蔡将军邂逅小凤仙的题词“自是佳人多颖悟;从来侠女出风尘。”的确,名将配名妓,让人羡慕。可惜护国军讨袁不久,将军就去日本治病,不想却传来的是噩耗,小凤仙闻之,曾书写了一副挽联表明自己内心的悲痛:不幸周郎竟短命,早知李靖是英雄。真是字字是血,低低含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