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拟不是中很有效率的方法

模拟是一个有名的难以把握的概念,许多学者以各种各样的方式运用它。有人用它几乎等同于“模型”——真实的再造。另一些学者则将其严格限定为计算机上依据规则运算得到的建构,它是动态的,因果关系可以重复,可以产生可检验的结果或可以与实际观察相对比的虚拟图像。

著名遗传学家卢卡•卡瓦利—斯福尔扎曾说,当一个人找不到分析方法时,他就会用模型;当他不相信模型时,他便运用模拟的方法。尤其是在传统的技术方法不能表达行为的复杂性时需要运用模拟的方法。这特别适合人类行为,“人类的主观能动性散布于复杂的实物资料与符号联系中”,我们的结论则基于考古遗址中出土的零碎的材料、

关于“复杂性的说法”有几个方面值得注意:一层意思是现在一般研究者还不能对复杂的集体现象进行足够的分析,另一层意思是模拟这样的社会现象完全不现实。

另一方面,我们也有足够的理由不用模拟。因为模拟非常耗工夫,尤其是在形成过程中。因此对于研究单个检验或问题,模拟不是中很有效率的方法。如果一个模拟能够很好地解决新问题或是相关的问题,那么它才适合成为有效的方法。最后,作为归纳式的“发现”方法,模拟并不十分有效。要想提高效率,模拟还需要得到模拟者预设理论知识的支持。

简而言之,模拟应该能够揭示所模拟的考古现象,并且能够给出有用的预测,或是像我们经常看到的考古研究一样,是有用的“重演”,否则不要用模拟。它应该表现出史前社会或个人的某些特征,传统方法对此无能为力。

模拟还常常用于考古学的教育过程。很少有比模拟更好的方法交到学生认识到考古学的残缺与破坏的性质,学生可以“直接看到”如何去调查与发掘一个遗址。还有一个传统,就是运用模拟进行虚拟重建,让人们看到一个一直在没有受到破坏之前的面貌。一个最知名的商业模拟软件是FUGAWILAND。

模拟的未来是光明的。计算能力的提高、计算机知识的普及以及考古学家运用模拟解决从前无法解决难题能力的不断提高,这些都已成为趋势。随着考古资源越来越少,越来越难以接触到,越来越政治化、法制化与官僚主义化,也就越来越难以调查与发掘,此时模拟也越来越成为重要的研究、虚拟与沟通考古材料的方法。

尤其是最近随着虚拟史前遗址、景观与文化的水平的提高,人们希望基于主体模拟的迅速发展在考古学研究中发挥更大的作用,让人们看到更多的虚拟现实。

参考文献:[英]科林•伦福儒 保罗•巴恩主编
陈胜前译:《考古学:关键概念》,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2年3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