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大多数考古学家在公众考古学部门工作

公众考古学是服务与公众兴趣的职业考古学研究方向,它协助立法保护古代遗址与发现、管理博物馆收藏,并向公众展示古代历史,与开发商协商尽可能减少建设项目对古代遗存的影响。现在大多数考古学家在公众考古学部门工作,而非在大学这样的传统的考古学学术研究部门中工作。

考古学总是能吸引大众注意。这门学科根源于古物收藏以及对古代器物如古希腊和罗马雕塑、钱币的研究。18世纪以来成立的地方考古学学会是早期业余发掘与考古写讨论的中心。20世纪70年代以来,考古学发展处一系列超出其学术范围的专业领域。我们可以用“公众考古学”这个术语来定义这种发展与多样性。

过去三十年里博物馆的数量翻了数番,现在它们不仅仅储藏古代遗存库,还把最好的东西放在玻璃柜中让受过教育的公众欣赏。博物馆展览开始运用大量的文字与图像信息把背景联系告诉公众,帮助人们理解所展示的物品,还可能运用计算机互动展示或网络技术。

19世纪北欧一些国家通过立法保护古代建筑。20世纪70年代以来,国家与国际间的法律与协定数量大幅增加以保护古代遗存。国际组织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促进世界各地古代遗存的保护上发挥着积极的作用。

所有这些表明考古学家开始接受一种义务与职业责任,与公众以及同行一起共享考古学知识。进一步说就是为公众、同时也为学术目的而工作。

什么是遗产呢?遗产可包括任何东西——从景观到收藏、建筑与制度、保留的传统,甚至是印象与倾向。有关遗产重要的是它代表现在与古代的关系。遗产是表现在古代遗存上的当代价值,古代遗存的价值存在与它对人们认识当代价值与身份认同的贡献上。

当然价值常常也会引发争论,对许多人来说,争端就是遗产与文化资源管理的基本特征争端的起因往往是因为古代遗存常常被视为某些人的文化财产,其他人没份儿。按照定义,这种强调古代遗存所有权的关系具有排他性。就价值观而言,我们更应该注意到村现在各种不同的关系。因此某些考古学开始怀疑自身作为管理者的角色,保护作为文化财产的资源。相反,他们把公众考古学家视为围绕古代遗存的各种利益的调节者。

作为一个职业领域,公众考古学的关键问题强调工作者的职业操守与道德标准。公众考古学设计与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远远超越于学术范围之外——在这个意义上公众考古学跨越了许多学科。

对许多人而言,公众考古学现在面临的主要问题是考古遗存正在受到现代化与建设项目、盗掘、文物黑市的威胁。公众考古学正在努力引起人们关注这一点,继续通过保护立法,收藏者与博物馆施压,让他们谴责盗掘与黑市。

参考文献:[英]科林•伦福儒 保罗•巴恩主编
陈胜前译:《考古学:关键概念》,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2年3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