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我和朋友凯奇在茶室品茶聊天,肯定会给我带吃的

那天我和朋友凯奇在茶室品茶聊天,茶室本就是谈闲的地方,偶尔放松下心情。凯奇最近心情不好,来自家里的。下面为了好称呼,我用奇来代替他的名字。

古人云: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五岁了,该上学了。啊母(母亲)把我送上了学校,进了学前班。开学第一天,怕生的我,怎么都不肯进校门,许多陌生的脸孔,使得我害羞又惶恐,我与啊母寸步不离,进教室,则跟着进教室,出校门,则跟着出校门。奈何啊母地里还有活等着,好说好劝,叫我跟着伙伴们玩,于是,面红耳赤,跟玩伴们走了,很快就打成了一片。不知何时,啊母已经去地里了。

奇在我朋友当中算是挺文静的青年,今天他约我出来说想跟我讲讲他的爸爸妈妈。

     
 第二天,啊母还担心我不敢进校门,我自豪而开心的答道:没事了,我自己去!

奇父我曾经见过一次,奇上大一的时候,奇父来送他到寝室,我们相互打过招呼之后,奇父就走了,从此再也没有见过奇父来过,后来大学毕业后一年才知道奇的父母都已去世。

啊母也开心道:我的臭屁屁长大了啊!

奇母去世也是难怪,对于常年卧病在床的人,生活的美好无法体现在身上,只有深深的绝望和自我感觉累赘。

是的,那时啊母一直叫我臭屁屁。我也觉得很亲昵。我一直沉浸在幸福里。

但是大学里我们从谈聊间知道奇的母亲年轻时候是个风光魅力的人。奇母从小就喜欢花花草草,所以在大学里就开始弄这些,奇母家里那时候还算富裕,奇母也算是大家闺秀,大学里追求的人就很多。

     
依稀记得,啊母每次去学校看我,肩上都有一把锄头,头上一顶草帽,手里一壶茶。永远少不了的是,肯定会给我带吃的,有家里带的糖果饼干,也有山上采的野果,有野石榴(山楂),有山茶片,有“野山泡”很甜,甜。有时放学回到家还有“惊喜”,我每次回到家,都翻箱倒柜,只为吃的。有一次,在碗柜里,翻到了“野山泡”,又红又大,水溜水溜的。肯定是啊母在山里摘的,把最好的留给了我。

奇母在大学里就已经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草木屋,由于奇母的关系,所以草木屋从不缺少人。这让奇母更是一心投入了花草世界。

     
在这所学校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但却是我全部的美好童年时光。学前班和一年级一个教室,当做一个班。二年级一个班,三年级一个班。后来三年级没开设了,三年级要到镇上读书。我读了两年二年级,因爷爷看我年龄太小,独自到镇上,怕不能自理,就又读了一年二年级。还记得,开学没多久,刘老师劝爷爷,要我去镇上,不用降级,因为成绩是最优秀的。爷爷还是坚持了自己的想法,再读一年。在这所学校的四年时光,是我最美好的童年时光。本只有三年,爷爷赐给了我一年,我好感激。

奇父是个老实巴交的人,当初也在追求奇母人群中。奇父被奇母美丽的外表和善良的心深深吸引。

     
学前班和一年级这两年,父母考虑的将来生计,还有我的学费,光靠一点田地是不可能维持的。于是爹爹去了外地抓现金(打工)。啊母在家种地带我。我是上帝的宠儿,更是啊母的宠儿。我上学从来赶不上早课,每次起床慢悠悠的去学校,只看到校门口好多小伙伴背着书包回家了。我也转身,跟着小伙伴们,屁颠屁颠的回家了。这时候,啊母也从地里回家,做好早饭等着我呢。我知道,天刚蒙亮,啊母就起床去地里了,从不叫我起床,我都是睡到自然醒。啊母有一个道理:“吃好,睡好,才有心学好”是的,这句话很灵验。上课时,我心无旁骛,一不饿,二不困,就能安心跟着老师的步子。所以每次考试都是第一,都是差不多满分。每个学期,期中和期末两张奖状,还奖励本子或笔。兴高采烈的拿回家给啊母,啊母开心的把奖状贴墙上,还给我一个愿望。不用想,我心里就只有好吃的。所以啊母早准备好了,每次都有不同的好吃的,我都喜欢!想来,我曾经也纳闷,我这逃课的家伙,老师一不说我,二不给家人提,难道是看在我爷爷在学校的面子?不过想到,后来学校把早课取消了。不用一大早饿着肚子,带着困意去上学了。也许是老师们也懂得了啊母的道理了吧。
     
 我的奖状把家里的一面墙贴满了,还记得老师曾说过,谁能拿“双百”就得两张奖状。我们学的课程很多,有语文,算术,美术,音乐,体育,等等。考试只考语文和算术,一二年级到镇上统一去考。课外也有活动,就是组织全校师生到镇上去看电影,其实全校也就二三十个人。两拖拉机,就都到了镇上。看电影活动是最好玩的。其实,醉翁之意不在酒,看点影,我不怎么在乎,在乎的是,啊母会给我一两块零钱。我就可以买好多好吃的了!对于小伙伴,身上有五毛钱,就是大哥大,两块钱就是大土豪啊!啊母心里有一个道理:“到哪都不能饿着”我太爱啊母了!

奇父没有什么特长,人长的也一般,凯奇一直很好奇为什么母亲会看上父亲,终于在父亲去世之后,凯奇在收拾父亲的遗物时,看到父亲年轻时的日记,才知道。

     
两个二年级这两年,同样无忧无虑,可惜也“无爹无母了”成了正宗的留守儿童。爹爹快过年时才回家,带给啊母一个好消息:“外地抓现金来钱多,比种地好多了”对我来说,却是一个坏消息。因啊母也跟着爹爹去了外地抓现金,把我交给了爷爷奶奶。还记得临走前晚上,妈妈提了一些大米,牵着我到了爷爷家,跟爷爷奶奶说了些什么,然后转身对我说:“臭屁屁长大了,要听爷爷奶奶的话,啊。认真读书,啊。不要跟别人打架,啊母跟你爹爹去赚大钱,给你读大学,给你盖新房。。。”说着说着,啊母呜咽起来,说不出话,只是狠狠的抱住了我。我不知道为什么,也哭了起来,也许是母子连心吧“啊母不哭,我会听话的,呜呜。。。”

奇父吸引奇母的是奇父拥有一颗和奇母一样爱花草的心。

     
 第二天早上,醒来,天刚蒙亮,手往旁边一摸,只有冰冷的床面,我最怕的就是这个。以前啊母半夜起来,还要去看田里有没有水,要守到第二天早上才回家。因这个,半夜哭了好多次,每次摸到冰冷的床面,都会坐床上哭到天亮,喉咙都嘶哑了,哭得撕心裂肺。黑暗,冰冷,孤独。。。不敢停下哭声,因为会安静得可怕。但这次,我没有坐在床上,而是穿着睡衣,不顾刺骨寒风,不管黑暗的恐惧,光着脚丫就冲出了门外,到青石路,看到正在送走父母的爷爷奶奶,他们四人看到了我,一阵惊讶,我顿时泪眼横飞,冲过去想抱着啊母,不让她走,“啊母!啊母!呜呜。。。”奶奶脱下外套包裹着我,抱着我不让我过去,我拼进全力,伸出一只手,顾不上擦眼泪,歇斯底里的哭喊着“啊母!不要走!啊母!”怎么也挣脱不了奶奶的怀抱。啊母回头想说什么,最终也是泣不成声,被爹爹拉着上了车。我终于爆发了,一阵敲敲打打,挣脱了奶奶,光着脚丫,不顾地上的碎石,追着开动的车,一边哭喊“啊母!不要走!啊母。。”一个个踉跄,跌在了碎石路上,那时,没有疼痛,要说有的话,也是在心里。一边爬着,一边哭喊“啊母。。。啊母。。”啊母在车上也是热泪盈眶地看着我。我知道,此刻,她的心比我还痛。视线越来越模糊,车子最终远去,此刻,我是世界上最无助,最孤独的。

其实在当时,有很多爱花草的人追求着奇母。但是为什么奇母唯独看上奇父,就是因为奇母看得出奇父是真正喜欢花草的人。而其他人则是迁就奇母才喜欢的。

     
爷爷奶奶赶了过来,用刚才的外套包裹着我,把我抱回了家。我心里,没有怨恨,没有悲哀,有的只是孤独。我失去了啊母的万般宠爱,失去了啊母的淳淳教导,还记得啊母第一次教我写我的名字,拿着我胖乎乎的小手,一笔一画,啊母的手是那么的温暖。还记得啊母什么好吃的都留给我,啊母是那么的甜蜜。。每次,情不自禁地呜咽,眼泪止不住地流。终不知哪天起,不再有泪水了。之后也几乎没有流过泪。

奇父和奇母一样在大学就开始朝着自己的梦想前进。但是好男儿志在四方,奇父知道奇母家里比自己家里富裕多了,如果自己仅仅在花草上下工夫,那么肯定不会被未来的岳父岳母大人看中,所以奇父在摆弄花草期间,开始向着更大方向的空间发展。

奇父母那个时代,城市规划还没有将绿化这个名词划入重点项目,虽然老实却胆大心细的奇父就向着这个方向发展。

当奇父开始行动起来的时候,奇母就已经开始注意到这个年轻人。

大学里奇父就已经开始接到一些小企业的单子,虽然范围不大,但是奇父都是一个人自动手给人家做。

渐渐的奇父的动作变大了,学校领导也注意到了这个思维不一般的学生。大三的时候,奇父突然向奇母发起了猛烈的追求,奇母本就欣赏奇父,不多长时间就答应了下来。

但是奇母家里却并不同意,毕竟奇父还只是个什么事业都没有的学生。奇父并未放弃,奇母为此事还跟家中父母吵了一架。

奇父温柔的拥抱着怀中的女孩,奇父并未对奇母作下任何誓言,但是奇父却通过自己的双手一步步的实现了梦想。

奇父对城市绿化行业越做越大,而奇母也甘愿做奇父身后的女人,奇母仍然摆弄着她自己的花草屋。

奇父开了家绿化公司,渐渐的追求奇父的人也越来越多,再老实的男人经过社会打磨,也会变得精明,更何况奇父能有如此成就,奇母的支持不可缺少。

终于奇父在一位美女的追求下,心思被动摇了,凯奇三岁那年,是奇父唯一一次夜不归宿。但是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

在凯奇10岁那年,奇父又一次晚归,回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4点,奇母发高烧晕倒在地上。10岁的凯奇就这样默默的坐在母身边睡着,这一幕让晚归的奇父悔痛一生,往事一幕幕展现在脑海里回放。

然而奇母却因被地上凉气透骨,落下了病根。因为是全身躺在地上,所以全身都有关节炎方面的病症。不多久,奇母就瘫痪了。

奇父自此以后再也没有晚归,也没有与任何女子暧昧。奇母也未曾责备过奇父一句。

长大的凯奇对幼时的记忆很模糊。10岁的他并不知道为何母会睡在地上,也不知道打电话求救。对于晚归的父早已习以为常。

奇父在凯奇进入大学开始,就不常去公司,一心一意的陪伴着奇母。公司让正读大学的凯奇接手。

到了凯奇上了大三,奇母突然病情加重,奇父更是寸步不离奇母。奇母每天说的话很少,奇父倒是每天话越来越多。有时候凯奇站在门外,听着父唱歌给母听,奇父不会唱歌,但是奇母却要求奇父唱,奇父只好用那生硬的嗓音唱着。

这个时候,门外的凯奇总是心如刀割。12岁之后的他并未得到多少父爱,但他却并不恨自己的父,因为奇父把爱都给了奇母,也许是青年时期的悔恨吧!

凯奇从12岁母彻底瘫痪之后,就变得稳重成熟,相对于同龄的孩子,凯奇一直都比较懂事听话。

奇母有时候把凯奇叫到床边,看着凯奇对凯奇说不要恨自己的父。凯奇看着日渐憔悴的母总是默默的点头。

奇父很少跟凯奇说话,只是尽量的满足凯奇的任何需求。

凯奇大四那年,奇母病情更加严重,已经无法吃进任何食物,而奇父也日渐憔悴,深深的愧疚在奇父眼中。

凯奇大学还没有毕业,奇母就去世了,那天,凯奇在门外正准备进去,奇母突然来了精神,对奇父说,我想听你唱首黄梅戏。

听到这里,凯奇就没有进去,只是很奇怪,为什么母要听黄梅戏。听着父别别扭扭的唱完黄梅戏,好长时间没有听到里面有声音,凯奇就打开门进去,却发现母已经去世了。

奇父沉默的处理完奇母的后事。那几天家里人流不断,凯奇很奇怪为什么并没有多大心痛,后来想着许是心里早已经做好了准备,母最后身边陪伴着的是父,想母应该不会有遗憾了吧!

奇父早已经将公司的事情接到了凯奇手里,奇父在奇母去世后大多数时间都待在奇母睡的房间里。

有一次无意中,凯奇走过奇母的房间,听到父在里面似乎跟什么人说话。凯奇打开门进去,发现父的手势像是牵着谁的手,父眼睛望着枕头那边,嘴里在唱着一首歌,仔细听是黄梅戏。

这让凯奇开始怀疑父是不是因为母的去世,而脑袋不正常了。可是后来有一件事却让凯奇打消了这个念头。

清明节扫墓那天,凯奇耳听到父在母墓前对母说的话,那样子分明就是知道母已经不在世的事实。

“好,那我就再待半年,然后就去找你。”这一句话让门外的凯奇如同惊雷。显然奇父已经完全失去理智,怎么会讲出这样的话。但是凯奇却没有任何的办法,奇父不肯去医院。凯奇还要打理公司的事务,所以凯奇就找了保姆来家中照顾父,但是换了几个保姆都因为各种原因离开了。

最离奇的理由竟然是明明每天有人照顾奇父,并不需要保姆,她们待在这边也没有事情可以做。

没有办法,凯奇只好每天匆匆忙忙的两边跑。

半年后,奇父突然在睡梦中去世了,这个消息让凯奇一下子联想到半年前奇父说的那句话。

凯奇将父和母葬在了一起。

凯奇收拾父的遗物时,发现了这本日记。

凯奇知道了为什么母会看上父,明白了为什么母要父唱黄梅戏,为什么母去世之后,父仍然在跟谁说着话,也明白了父的那句话。

凯奇对鬼神之说并不相信,却在看了父的日记之后,对鬼神之说日渐着迷,好在凯奇是个理智的人。他把鬼神之说当做兴趣来研究。

日记的内容凯奇没有多讲,我也不便多问。只是希望凯奇早日从父母的沉痛中走出来,希望凯奇每天幸福快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