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比武后的叶问,比武后的叶问

图片 1

(1893-1972年),本名叶继问,是广东佛山的大族富家子弟。从小受到家庭严谨的儒家教育。7岁起便拜「咏春拳王」梁赞的高足陈华顺为师学习咏春拳并成为陈华顺封门弟子。陈华顺逝世后,
再随师兄吴仲素钻研拳技。十六岁那年,赴港求学外文,就读于圣士提反学校。后随梁壁学武。1950年赴香港,在港九饭店职工总会内传授咏春拳术。其弟子中最出名的是让中国武术闻名世界的武打巨星李小龙。
生平简介 早年活动
叶问(1893年10月1日—1972年12月1日),佛山桑园叶族人。叶问入选世界纪录协会世界咏春拳第一人。祖籍为南海罗村联星潭头村人,其父亲因避「红头军」之乱,才搬往佛山桑园居住。在七岁时,便拜师入陈华顺门下(陈华顺,为南海拳王梁赞的得意弟子,入门前以钱银找换业为生,人称之为找钱华)。当时陈华顺年事已高,与叶问年龄相差四十岁之多,故叶问也以华公相称,而陈华顺对此年幼弟子极为疼爱,自收叶问为徒后,则不再接受任何人士拜门学技,叶问成为陈华顺封门弟子,各年长师兄如吴仲素、陈汝棉、雷汝齐等,对此年幼师弟,更是照顾有加。华公逝世后,叶问再随师兄吴仲素钻研拳技。到叶问十六岁那年,远离佛山,赴港求学,就读于圣士提反书院。后随梁壁学武。1950年赴香港,在港九饭店职工总会内传授咏春拳术,从而一举成名。成为真正的功夫良才、伟大的武术家。其徒弟除总会及分会的会员、港九各地的中国工人外,还有在港的外国留学生。以一人之力,能把咏春拳推广到世界各地,故被门人推举为一代宗师。叶问其本名为叶继问,是广东佛山人氏,在家族中排行第二,祖居于佛山福贤路,号称「桑园」,为佛山一大家,桑园内占地甚广,大屋连绵达数条街位,大门在左侧,为佛山著名的茶楼「桃园居」,隔邻为全佛山最著名的饼食店「公兴隆」,该店以芝麻饼见称。「桑园叶姓」在佛山,可说是无人不知。
中国人在此年代,就被外国人看做东亚病夫,有一次叶问看见七八个外国海员当街欺辱妇女,一向喜欢打抱不平叶问上前制止,与七八个外国大汉战在一处,但双拳难敌四手,不到几个回合就渐落下风,就在此时一个青年人大喊一声,挤入围观的人群,同叶问一同合战外国大汉,最终打得七八个外国人人仰马翻,落荒而逃,此青年人正是梁赞之子梁壁。
得知眼前的正是咏春大师梁赞之子,叶问当即拜其为师,因而有缘再随梁壁深造咏春拳技,转眼过了两三年时光,叶问因不断得到梁壁指点,使咏春拳技能臻入化境。还有一种说法,叶问当初遇见梁壁,是因为梁壁找到叶问,要求与他比武,但无论叶问如何进攻都被他一一化解。叶问一问,方知原来这是师叔梁壁。民国初年,被誉为中国四大镇的佛山,每年都流行「秋色」游行盛会,以展示特殊的民族手艺,每年游行都是人山人海,更有来自外乡游客。
在一次的「秋色」游行中,叶问与其表妹数人共观「秋色」游行,突有一当时的军阀排长对其表妹做出不礼貌行为,当时叶问身穿长衫,薄底礼绒鞋,甚似王孙公子打扮,而且体形并不高大,斯文一表,望似可欺负,对方便是色胆包天,上前欲对其表妹动手动脚。这时,却被叶问突然标身进步,以惯用的咏春拳手法,来个摊打齐发,即见对方当场应身倒地,一向欺压百姓的地方军阀,却突然败在一个斯文书生手下,哪肯咽下这口气,更是恶向胆边生,起身拔枪,当时的叶问,一个转马泻身来了个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握住对方的左轮手枪,并以其大拇指的力量,直压左轮手枪的转轮,竟然把左轮手枪轻芯压曲,使其不能发射。在日军攻占佛山后,叶问的过人功夫,早被日本宪兵队闻悉,欲邀请担任宪兵队的中国武术指导被拒之后,指派武术高手与叶问比武,言明若叶问被打败则听命差使,叶问在无法拒绝的情况下,只好接受比武,来者却是身材高壮,拳重马健,叶问摆出咏春桩手,二字钳羊马,目视对方,却一言不发,诱待兵来将挡,对方抢先出手,以箭标马进迫,叶问即变前锋的桩手为耕手,耕去对方箭,并同时转身跪马,拿正对方前腿之后膝位,迫使对方突然失去重心,对方虽未中招,却是败相毕露,叶问也及时收马,一声承让,跳出比武画地,真是高手过招,点到为止。事后,叶问在众人的掩护下逃走,而这场比武由于时间极短,被人戏称为「不到一分钟」。比武后的叶问,担心激怒日本军阀,暂离佛山,但却暗助我敌后工作行动开展,也曾参与军统培训,抗日战争胜利后,叶问虽有一身武功,却放弃设馆授徒,在县府刑事单位任职,历任佛山任警察局刑警队队长,升督察长、代理局长,担负除暴安良工作,曾亲手侦破佛山沙坊之劫案,并在升平路升平戏院内亲擒劫匪,更得上级赏识,最后于1949年出任国民党政府广州市卫戌司令部南区巡逻队上校队长。但此时期也有镇压地下党组织的行为。于是49年留下妻子及四名年幼儿女,只身避祸香港,这段历史在76年大陆改革开放后由好友李民在报章说及其出身。
1949年,叶问来到香港,由好友李民之推介,认识饭店公会理事长梁相,梁相也是武术爱好者,可说是武林中人,曾习龙形摩桥,得知叶问为咏春拳陈华顺门人,即行拜师学技,并请叶问在九龙深水埠大街的饭店公会公开传授,当时除李民、梁相外,尚有骆耀以及其外甥卢文锦等,不到十人,而李民与叶问早已是世好,可说是亦师亦友,以后有叶步青、徐尚田……等相继投入,由于求技者日渐增加,当时投入学技的,以九龙巴士同人为最,由于求学咏春拳技连绵不断,为了有更大的空间和场地,叶问再三迁换场地于九龙利达街、李郑屋村、九龙兴业大厦,并分出晚间若干时段,到香港荷李活道执教,使咏春拳技推遍九港九每个角落。叶问晚年后期收授梁挺为「封门弟子」,将当时「咏春体育会」班徒交与梁挺继续教授并委以咏春体育会总教练职务;及后由梁挺所创办的「国际咏春总会」发展出来的梁挺咏春拳系,发展遍布全球65个国家和地区、4000多个支部,子弟门人近200万之众,蜚声国际、载誉全球;国际咏春总会成为目前全球最大的武术组织。梁挺与WingTsun所代表的「梁挺咏春拳系」,对咏春拳的发展及传扬,得到包括叶问所传的咏春其它众门人、派系的一致追捧,引以为傲。
中年生活
1955年叶问看到书信后,一言不发,并找到伍灿帮助,即日迁移到上海女子位于李郑屋村的住处,后来生了儿子叶少华。梁相身为大师兄,叶师认为徐尚田上书一事,必是梁君计策。梁于是离港到澳门工作一年,事件平定后再回来解释。
其他弟子都来交心并愿意追随终身,全套108式桩法和八斩刀法皆在此时传出。李小龙和梁绍鸿是此处的早期学生,伍灿为助教,邻近巴士职工多人来习武,邹子传于此时加入。由于李郑屋村住处地方狭窄,并无处可放置木人桩设备,这时期的学生鲜能接触木桩长棍。
晚年生活
七十岁的叶问,其功力并不逊色于青壮年时代,时在香港黑社会抢劫之风最盛时期,因此叶问常在夜间四处巡视维护地区治安,一旦见到有流氓劫匪出刀意图抢劫路人,往往只见黑影一现,叶问就以疾风式的蹬踢踢向流氓,瞬间劫匪被踢出十数尺之外倒地不起。利达街也因此成为香港唯一安宁的地方。叶问也因此多次受到香港政府的表彰,得到「优秀市民」的称号。
叶问大师1972年12月1日在香港病逝。咏春拳一代宗师,精神永在,为后世门人之敬仰。
图片说明:叶问参加首次咏春黐手大赛:最前排左起黑衣者为梁挺;据梁挺身后黑衣者为叶问。此为叶问宗师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参加他的门人所举办公开咏春活动。继后,叶问委任梁挺为「咏春体育会」总教练,并将自己班徒交给梁挺继续任教。
咏春拳术,从一套女儿家的自卫术发展到实战技击之上,并在数十年间急速发展,由叶问将咏春拳从佛山带到香港并通过其「封门弟子」梁挺将至带出香港、发展到世界每个角落,将WingTsun发展成为国际间享负盛名的中国武术,亦是现今最多外国人研习的中国武术。咏春拳的起源与发展一致被认定为:「起于严咏春,衍于梁赞,传于叶问,盛于梁挺!」梁挺的WingTsun「梁挺咏春拳系」对咏春拳的传扬与发展,得到包括叶问所传的咏春其它众门人、派系的极致追捧,引以为傲。

叶问和徒弟李小龙

叶问(1892年—1972年12月1日),佛山桑园叶族人。祖籍为罗村联星潭头村人,其父亲因避“红头军”之乱,才搬往佛山桑园居住。在七岁时,便拜师入陈华顺门下(陈华顺,为南海拳王梁赞的得意弟子,入门前以钱银找换业为生,人称之为找钱华)。当时陈华顺年事已高,与叶问年龄相差四十岁之多,故叶问也以华公相称,而陈华顺对此年幼弟子极为疼爱,自收叶问为徒后,则不再接受任何人士拜门学技,叶问成为陈华顺封门弟子,各年长师兄如吴仲素、陈汝棉、雷汝齐等,对此年幼师弟,更是照顾有加。华公逝世后,叶问再随师兄吴仲素钻研拳技。到叶问十六岁那年,远离佛山,赴港求学外文,就读于圣士提反学校。后随梁壁学武。1950年赴香港,在港九饭店职工总会内传授咏春拳术,从而一举成名。成为真正的功夫良才、伟大的武术家。其徒弟除总会及分会的会员、港九各地的中国工人外,还有在港的外国留学生。以一人之力,能把咏春拳推广到世界各地,故被门人推举为一代宗师叶问,其本名为叶继问,是广东佛山人氏,在家族中排行第二,祖居于佛山福贤路,号称“桑园”,为佛山一大家,桑园内占地甚广,大屋连绵达数条街位,大门在左侧,为佛山著名的茶楼“桃园居”,隔邻为全佛山最著名的饼食店“公兴隆”,该店以芝麻饼见称。“桑园叶姓”在佛山,可说是无人不知。

中国人在此年代,就被外国人看做东亚病夫,一次叶问经过公园入口处,看到写着:“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告示牌,叶问为了民族正义,跳起一脚把告示牌踢了个粉碎为中国争一口气。还有一次叶问看见七八个外国海员当街欺辱妇女,一向喜欢打抱不平叶问上前制止,与七八个外国大汉战在一处,但双拳难敌四手不到几个回合就渐落下风,就在此时一个青年人大喊一声挤入围观的人群同叶问一同合战外国大汉,最终打的七八个外国人人仰马翻落荒而逃,此青年人正是梁赞之子梁壁。

得知眼前的正是咏春大师梁赞之子,叶问当即拜其为师,因而有缘再随梁壁深造咏春拳技,转眼过了两三年时光,叶问因不断得到梁壁指点,使咏春拳技能臻入化境。民国初年,被誉为中国四大镇的佛山,每年都流行“秋色”游行盛会,以展示特殊的民族手艺,每年游行都是人山人海,更有来自外乡游客。

展示咏春拳在一次的“秋色”游行中,叶问与其表妹数人共观“秋色”游行,突有一当时的军阀排长对其表妹做出不礼貌行为,当时叶问身穿长衫,薄底礼绒鞋,甚似王孙公子打扮,而且体形并不高大,斯文一表,望似可欺负,对方便是色胆包天,上前欲对其表妹动手动脚,这时,却被叶问突然标身进步,以惯用的咏春拳手法,来个摊打齐发,即见对方当场应身倒地,一向欺压百姓的地方军阀,却突然败在一个斯文书生手下,哪肯咽下这口气,更是恶向胆边生,起身拔枪,当时的叶问,一个转马泻身来了个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握住对方的左轮手枪,并以其大拇指的力量,直压左轮手枪的转轮,竟然把左轮手枪轻芯压曲,使其不能发射。在日军攻占佛山后,叶问的过人功夫,早被日本宪兵队闻悉,欲邀请担任宪兵队的中国武术教练,但一向以抱守民族正义的他,当然拒绝日本宪兵队之请,日本宪兵队在盛怒之下,指派武术高手与叶问比武,言明若叶问被打败则听命差使,在无法拒绝的情况下,只好接受比武,来者却是身材高壮,拳重马健,叶问摆出咏春桩手,二字钳羊马,目视对方,却一言不发,诱待兵来将挡,对方抢先出手,以箭标马进迫,叶问即变前锋的桩手为耕手,耕去对方箭,并同时转身跪马,拿正对方前腿之后膝位,迫使对方突然失去重心,对方虽未中招,却是败相毕露,叶问也及时收马,一声承让,跳出比武画地,真是高手过招,点到为止。比武后的叶问,担心激怒日本军阀,暂离佛山,但却暗助我敌后工作行动开展,抗日战争胜利后,叶问虽有一身武功,却放弃设馆授徒,在县府刑事单位任职,担负除暴安良工作,曾亲手侦破佛山沙坊之劫案,并在升平路升平戏院内亲擒劫匪,更得上级赏识,在广州市担任南区巡逻队长一职。

1949年,叶问来到香港,由好友李民之推介,认识饭店公会理事长梁相,梁相也是武术爱好者,可说是武林中人,曾习龙形摩桥,得知叶问为咏春拳陈华顺门人,即行拜师学技,并请叶问在九龙深水的大街饭店公会公开传授,当时除李民、梁相外,尚有骆耀以及其外甥卢文锦等,不到十人,而李民与叶问早已是世好,可说是亦师亦友,以后有叶步青、徐尚田……等相继投入,由于求技者日渐增加,当时投入学技的,以九龙巴士同人为最,由于求学咏春拳技连绵不断,为了有更大的空间和场地,叶问再三迁换场地于九龙利达街、李郑屋村、九龙兴业大厦,并分出晚间若干时段,到香港荷李活道执教,使咏春拳技推遍九港九每个角落。近来在中国福建南安又有以咏春拳为基础发展成为自成体系的“鹤拳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