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7

美国日前在声明中称印度应该对示威进行,印度要求归还其

圣雄甘地感情世界:双性恋和禁欲传闻引争议

印度陷入“革命”激情中 示威者要“绝食至死”2011年08月19日13:49
来源:人民网-《环球时报》图片 1印度反腐领袖哈萨雷的支持者18日在新德里提哈尔监狱外集会示威。
印度政府被迫在反贪腐的示威海啸前“低头”。当地时间17日夜,政府决定允许示威领袖安纳·哈萨雷带领最多2.5万名示威者进行为期15天的绝食,而后者的口号是“绝食至死”。90年前,“圣雄”甘地用这种方式反抗英国殖民者。讽刺的是,被称“新甘地”的哈萨雷现在把同样“战术”用到了甘地曾经领导的国大党身上,而且他被普遍看成正义的一方,拥有成千上万支持者。印度《太阳报》18日打出激烈的标题:“哈萨雷的反抗相当于第二次独立斗争”。哈萨雷本人则把他领导的绝食抗议称为“第二次革命”。路透社的评论同样用了相当严峻的语气,该社写道,反腐运动如同雪球愈滚愈大,成为几十年来国大党面临的最大的挑战。如果不能遏制,恐将引发“印度版的阿拉伯之春”。
“绝食至死”冲击印度
“遭受围攻的印度政府向反腐怒火投降”,路透社18日这样给印度政府允许哈萨雷举行15天的绝食抗议定调。据印度报业托拉斯报道,在逮捕哈萨雷引发大抗议后,印度警方同意将位于老德里的拉姆里拉广场作为反腐抗议人士进行绝食活动的唯一场所,直至9月2日,以此换取哈萨雷同意出狱。哈萨雷同意在绝食抗议过程中遵守法规,同时承诺示威人数不超过2.5万人。哈萨雷原定于18日下午开始这场“绝食至死”的抗议,但由于示威地点未安排妥当等原因,绝食示威被推迟。
示威的浪潮大有席卷印度全国之势,印度几大电视台连日来几乎全程直播,将各地的示威情况随时展现在观众面前。法新社18日称,印度首都见证了几十年所未见的场面,数万人在市中心举行游行,自发表达对蔓延到印度社会各个阶层的腐败的愤怒。美国《时代》周刊网站说,成千上万印度人从17日开始聚集在新德里、孟买、金奈和一些小城市街头,发泄对政府未能坚决打击腐败的无比愤怒。他们并非中坚活动分子,而是普通人——教师、学生和办公室职员,他们不仅被腐败激怒,也为政府企图打压他们抗议腐败的权利而义愤填膺。
示威让哈萨雷“反腐斗士”的形象大放光彩。《印度时报》说,印度出现支持哈萨雷的海啸。各大电视台则不断在直播中以“印度人民与哈萨雷同在”、“制止腐败”等标语作为标题。英国《金融时报》说,6个月前,哈萨雷不过是印度西部一个不知名的公民社会领袖,今天这名74岁的老人正在首都领导着他所说的印度“第二次革命”。全国各地的支持者尊称他为“甘地式的人物”,努力在印度铲除腐败和裙带资本主义。哈萨雷的确将“圣雄”甘地的绝食形象复制得十分成功,他一尘不染的白色长袍和尼赫鲁式的帽子让人回想起反殖民斗争时期的领袖。
印度刚在15日庆祝了独立64周年,现在为何陷入这么大的麻烦?虽然危机升级的导火索是警方16日为阻止哈萨雷示威而将其拘捕,但舆论一致认为,示威更是人们对腐败不满的宣泄。法兰西24电视台的评论称,贪腐已渗透印度社会,影响到生活每一层面,不管办驾照还是护照,甚至让警方发还被窃后查获的失物,都需要送礼行贿。甚至有外国游客称,他们参加诸如“洒红节”等印度传统节日,也要向一些官员支付所谓的“过节费”。《纽约时报》18日称,印度人与腐败有着千丝万缕的复杂关系,犹如结婚很久,都不清楚婚姻是幸福的还是不幸的了。
“他们依然在等待真正的独立”,《印度时报》以此为题称,这个国家一些人依然在等待一个自由的印度。自由斗士们过去为民族自由而战斗,“现在哈萨雷正为成为腐败奴隶的公民自由而战斗”。
印度总理辛格17日在议会讲话中指责哈萨雷的绝食抗议是“企图绕过民主”,但他的讲话不时被反对派议员打断,许多人大喊“可耻”。虽然现在与哈萨雷达成协议,但辛格的压力丝毫没有减轻。英国《每日电讯报》说,“绝食至死”在印度是一个敏感话题,因为甘地曾经以此来抗议英国人的统治。统治者担心如果眼睁睁看着他绝食而死会引发大规模起义。时任印度总督韦弗尔1944年在日记中写道,如果甘地死于狱中,“我将像庞修斯·彼拉多一样遗臭万年。“阿拉伯之春,印度之夏?”
作为“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印度一直是西方国家拿来敲打第三世界国家的样板。英国《每日电讯报》17日在报道示威事件时还强调印度“与中国的不同”。
报道称,上世纪90年代以来,印度社会变化之快前所未有。不同于中国,印度的繁荣和每年8%的增长主要源于国内消费和开支。雄心勃勃、坚定自信的中产阶级在印度崛起。
不过在看待这起危机的性质时,一些西方媒体并没有“留情”。路透社一篇题为“印度面临阿拉伯之春之危”的分析文章被多家媒体转引。该报道称,青年和老人、穷人和富人,团结一致,走上街头,无论印度哪个政党执政,这都是一杯致命的毒酒。如果不能遏制,恐将引发“印度版的阿拉伯之春”。多数人并不认为印度会步北非和中东某些国家的后尘,但5个印度人中有一个在挨饿,几乎一半国民属于贫困人口,这都是骚乱诱因。自1947年独立以来,印度大多数时间为同一家族王朝统治。
《基督教科学箴言报》题为“阿拉伯之春,印度之夏?”的报道说,“阿拉伯之春”是一出难以仿效的大戏,但“印度之夏”将同样影响深远。作为全球最大的民主国家,印度并没有可要推翻的独裁者,但示威者也在引发政权变化。印度政府治理正在发生改变,结束印度统治者掠夺国家财富而不受惩罚的历史。卡塔尔英文日报《半岛报》18日题为“印度的革命”的社论称,人民起义不仅仅发生在独裁的阿拉伯国家,也可以发生在世界欢呼的民主国家。印度现在正处于发生自己的“阿拉伯之春”的边缘。“埃及人”网站18日分析说,印度社会与阿拉伯国家有不少相似之处,比如都是发展中国家,贫富差距大,财富过于集中到少数人手中,社会分配不均,贪污腐败严重,失业率居高不下等。
印度示威和最近的一系列动荡还有一个共同点——社交网络均发挥重要作用。《印度斯坦时报》17日称,这无疑是印度最大的网络社会革命。哈萨雷反腐运动利用一切通信技术,运动发起人和支持者淹没了脸谱、推特、邮箱、网络论坛和电话线。
不过,也有分析不认可“印度式阿拉伯之春”的说法。《华尔街日报》18日以“哈萨雷为何不是印度的阿拉伯之春”为题写道,印度的反腐示威和席卷中东的人民起义吸引了世界的关注,但将它们混为一谈并不公允。“阿拉伯之春”的惊人之处在于愤怒的民众揭竿而起挑战几十年来根深蒂固的权威政治制度,谋求过渡到民主制度。印度人上街表达失望几乎和选举一样是印度民主的一部分,根据国际示威标准,他们的要求一点儿也不高。但两者的确有一个共同的方面:它们的坚韧令当局大吃一惊,无人能够判断何时结束。
印度怀疑美国是“幕后黑手”
对于这次危机,印度方面怀疑有“幕后黑手”。法新社18日以“印度发言人就抗议指责美国”为题称,国大党发言人暗示美国也许在挑战政府的反腐示威浪潮中扮演了“某种角色”。美国国务院上周表示,华盛顿期待印度在应对示威时表现出“适当的民主克制”。国大党发言人阿尔维17日说:“美国从未就印度的任何行动发表言论,这是头一次,我们向其他人展现了民主道路,美国有什么需要这么说?这引发疑问。”总理辛格17日在议会也暗示有外国干涉。他说:“我们现在是国际舞台上重要成员之一,许多势力不希望看到印度在国际社会实现其真正的地位。”
不过,美国对此予以批驳。《印度时报》18日称,美国17日表示支持世界各地和平表达和非暴力示威的自由,但指责印度“不准确的报道”制造华盛顿就印度反腐示威发表强硬声明的印象。
印度议会上院18日以“盗用公款”罪名首次弹劾一名在职高等法院法官,用行动向抗议人士“示好”。但示威名单上又多了一类人,印度金融之都孟买5000名“饭盒人”要在周五停止向15万名办公室职员送盒饭,这是120年来的首次。据“印度硅谷”网站18日报道,一名68岁名叫阿赫塔尔的巴基斯坦商人受哈萨雷的启发,将于9月12日开始在伊斯兰堡进行绝食,向巴基斯坦的腐败问题“宣战”。
埃及阿因·夏姆斯大学国际关系教授侯赛姆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在互联网和社交网络时代,哪个国家出现大示威都不会令人惊讶。因为哪里都存在社会问题,与“民主不民主”无关。印度的事情可能还会闹大,因为那里的情况比较复杂,真正的麻烦可能还在后头。美国声明支持印度示威者
印度怀疑美国为幕后黑手2011年08月18日15:00 来源:人民网-国际频道
图片 2安纳·哈扎尔的支持者在印度街头示威游行。
人民网8月18日讯
据《印度快报》网站报道,印度国会开始怀疑此次由安纳·哈扎尔被捕引发的大规模示威是否存在幕后黑手。
美国日前在声明中称印度应该对示威进行“适当的民主约束”。印度国会要求印度政府对这次为何一个“孤独”的社会活动家能引来如此大规模的支持进行调查。
印度国大党发言人拉西特·阿尔维说,“自印度独立以来,美国从未支持过印度境内的任何运动,这是第一次。美国人说印度应该允许安纳·哈扎尔等人进行示威,不应对示威设置任何障碍。美国为什么会这样发表声明?我们需要考虑在这个试图动摇政府统治、破坏国家的活动幕后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后台。我们需要严肃对待美国的声明。”
阿尔维补充道,“我并不是指责美国或其他任何国家。但是,我们必须找到真相,必须知道为什么美国对这一运动表示支持。”
印度新德里一群示威者8月16日起开始大规模绝食罢工活动,抗议国内的腐败现象,敦促政府修改相关法律。因印度社会活动家安纳·哈扎尔遭警方逮捕,使这次活动演变成全国性的抗议活动。印度已逮捕千余人。
图片 3

达赖在印度忙些什么 再次宣称是印度的儿子

丘吉尔曾有意饿死印度人 面对饥荒拒不救援

印度要求归还其“被诅咒”钻石 遭英国拒绝

曾威慑印度挑衅 大陆采购美国黑鹰战机始末

政府要员不太重视 规定迟迟没有出台

印度独立初期贪腐大案频发

在印度政府宣布“原则上同意”反贪领袖哈萨雷提出的反腐方案后,这位被称为“新甘地”的活动家于8月28日结束为期12天的绝食行动。但对于印度来说,这仅仅是“反腐战争”的开始。在贪腐问题上,西方媒体有评论认为,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印度贪腐没现在这么猖獗,果真如此吗?未必!

“吉普丑闻”开腐败先河

印度执政党、百年老党国大党在“圣雄”甘地领导时期,是比较重视反腐的。1939年5月,针对社会上抱怨国会部门腐败的现象,甘地称“宁可给整个国会一个体面的葬礼,也不能忍受腐败猖獗”。而尼赫鲁在1946年就任临时政府总理之前就抓肃贪,他说:印度贪腐比比皆是,十分猖獗。但印度1947年获得独立后,腐败问题并没有得到真正解决。

“圣雄”甘地最后一次绝食部分程度上就与腐败问题有关。甘地的秘书曾披露说,1947年12月初的日子里,甘地好像是“最痛苦的人”。现实使他痛心疾首,万念俱灰。但是“圣雄”并不愿意就此罢手、放弃真理。他指责新政府日益腐败,谴责各部部长举行盛大豪华的宴会一个接一个……1948年1月13日,甘地开始绝食。

不过,公认的开印度独立后腐败历史先河的则是1947-1948年的吉普车丑闻事件。1947年印巴分治后,爆发了第一次印巴战争。当时印度陆军急需一批用于崎岖山路的吉普车,于是时任印度驻伦敦高级专员克里希纳·梅农,以800万卢比的价格向一家外国公司订购4603辆吉普车。但由于没有正规协定,车子迟迟没有交货,后来交货时克什米尔战争已经结束,而且交付的吉普车质量不达标。

这起事件震动议会。卷入其中的专员梅农是个大名鼎鼎的人物,深得总理尼赫鲁信任,两人的特殊交情尽人皆知。(1962年,正是在时任国防部长梅农等人建议下,尼赫鲁发动对华战争。)其实,当时就有人揭发梅农以自己的名义介入几桩可疑交易,致使印度政府损失数千万卢比,而最显眼的就是吉普车事件。不少人相信,梅农的朋友们从中捞到很多好处,印度审计总监和财政部长也建议起诉当事人。但尼赫鲁坚决反对,否认其中有任何不正当和不道德的行为,也否认给国家造成损失,只承认监督不严和判断失误。

据说,负责这一案件的“艾扬加尔调查委员会”后来提交一份调查报告,但具体内容一直没有被公开。1955年9月30日,尼赫鲁宣布这个案件的处理决定,梅农因失职得到行政处分。但第二年,尼赫鲁竟不顾大多数内阁成员和国大党议会领导人的反对,任命梅农担任政府不管部部长,后来梅农又被任命为国防部长。

在“吉普车丑闻”事件后,另一起震动印度政坛的案件发生在1951年9月,这次涉案的一名叫摩德加尔的议员。摩德加尔被曝从孟买某商会收受贿赂2000卢比帮助该商会游说,而摩德加尔的不当行为又与尼赫鲁的女婿费罗兹·甘地有关联。得知此事后,尼赫鲁作出将摩德加尔驱逐出议会的决定,费罗兹·甘地也被行政警告。

如果说盟友梅农的案件没让尼赫鲁对政坛腐败有多大感受的话,摩德加尔案则让他很受震动。事件发生几周后,尼赫鲁写信给所有的首席部长,表示有必要制定一些标准来约束议员的行为。因为在这之前,无论是国会还是地方议会,都有这样一个倾向,即议员们不太注重自己的行为。不过,讽刺的是,尼赫鲁的建议“雷声大,雨点小”,直到46年后,印度联邦院才成立一个规范议员行为的委员会,又过了4年,人民院才跟着实施。如此拖延的根本原因就是议员们私下的抵制。

除了这宗案件,1949年内阁部长拉奥·什维·巴哈杜尔·辛格因帮助伪造采矿文件并收受2.5万卢比(这在当时是个不小的数目,相当于现在的1000万卢比)的贿赂而坐牢;1958年财政部长克里什南马查理因帮助一家国营的保险基金拿到一个合同而被解除职务;1959年印度保险公司负责人拉马克里希南·达尔米亚由于挪用220万卢比而被判刑两年,而另一个贪污2.2亿卢比的航空公司老板达拉姆·特嘉在欧洲被捕并判刑6年。

针对腐败问题,印度政府在独立初期也做了很多工作。早在1951年,印度政府就推出由退休官员戈瓦拉牵头起草的《戈瓦拉报告》。该报告对印度独立初期出现的腐败,尤其是政治腐败在政府部门中带来的极坏影响提出严厉批评。报告将印度腐败分为三大类:一是以文官为导向的腐败;二是以市场为导向的腐败;三是以公共权力为导向的腐败。报告指出,政府应建立反贪肃贪机构,制定各级政府机构的反贪方案。《戈瓦拉报告》是印度最早的关于腐败的正式报告,然而,它没有得到足够重视。

1953年,印度咨询专家阿普尔比领衔提出《阿普尔比报告》,强调印度文官制度需要改革,称当时是一种封建性质的制度。他提出改革公共行政机构的建议。1966年,即尼赫鲁死后两年,印度着名政治家莫拉尔吉·德赛提出预防腐败的几大措施,如按行政需求确定内阁规模,由副总理领导行政改革等。但这些建议也没有被落到实处。

有分析认为,尽管尼赫鲁不想要腐败的政府,但由于他本人对金钱没有兴趣,因此对追查和惩处政客中的腐败行为缺乏应有的重视。他对部长们的标准是:只要工作成效好,观念进步,可以弥补在经济问题上不拘小节或利用公职之便让朋友牟利的错误。如此一来,发展到尼赫鲁总理任内的后期,政府部门的主要问题就是腐败风行了,并逐渐成为层层官僚的通病。尽管人们众口一词地议论需要打击和根除腐败,但尼赫鲁始终认为反对派夸大了政府腐败的程度。他公开断言:“大体而论,我们的政府属于世界上最少腐败的政府之一。”

尼赫鲁对腐败问题的“忽视”,与他担心追究和防止腐败活动可能助长印度人动辄喜欢人格毁损有关。“我们的政治正逐渐陷入困境,大多数人都在相互攻讦对方腐化和犯有其他罪过,这表明存在着一种完全不宜提倡的心态。”他说。但尼赫鲁这一做法客观上纵容了政治腐败,打开了腐败合法化的大门。到了1969年,尼赫鲁的女儿英迪拉·甘地成为总理,随后推行一系列方便筹措政党经费的政治、金融改革,结果政商勾结的“黑金政治”进一步被打开。▲(作者是上海社科院中国印度比较研究中心副主任)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图片 4

图片 5

美记者实拍46年印度大饥荒

图片 6

神奇印度猛男练瑜伽旧照

图片 7

美拍62年中印之战的印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